万维文档

《昭明文选/卷29》

 卷第二十八 昭明文选
卷第二十九
卷第三十 

杂诗

诗己

杂诗上

古诗一十九首

五言并云古诗,盖不知作者,或云枚乘,疑不能明也。诗云:驱马上东门。又云:游戏宛与洛。此则辞兼东都,非尽是乘明矣。昭明以失其姓氏,故编在李陵之上。

主条目:古诗一十九首

行行重行行

行行重行行,与君生别离。楚辞曰:悲莫悲兮生别离。
相去万馀里,各在天一涯。广雅曰:涯,方也。
道路阻且长,会面安可知?毛诗曰: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。薛综西京赋注曰:安,焉也。
胡马依北风,越鸟巢南枝。韩诗外传曰:诗曰:代马依北风,飞鸟栖故巢。皆不忘本之谓也。
相去日已远,衣带日已缓。古乐府歌曰:离家日趍远,衣带日趍缓。
浮云蔽白日,游子不顾反。浮云之蔽白日,以喻邪佞之毁忠良。故游子之行,不顾反也。文子曰:日月欲明,浮云盖之。陆贾新语曰:邪臣之蔽贤,犹浮云之鄣日月。古杨柳行曰:谗邪害公正,浮云蔽白日。义与此同也。郑玄毛诗笺曰:顾,念也。
思君令人老,岁月忽已晚。
弃捐勿复道,努力加餐饭。

青青河畔草

青青河畔草,郁郁园中柳。郁郁,茂盛也。
盈盈楼上女,皎皎当窗牖。草生河畔,柳茂园中,以喻美人当窗牖也。广雅曰:嬴,容也。盈与嬴同,古字通。
娥娥红粉妆,纤纤出素手。方言曰:秦、晋之间,美貌谓之娥。韩诗曰:纤纤女手,可以缝裳。薛君曰:纤纤,女手之貌。毛苌曰:掺掺,犹纤纤也。
昔为倡家女,今为荡子妇。史记曰:赵王迁,母倡也。说文曰:倡,乐也。谓作妓者。
荡子行不归,空床难独守。列子曰:有人去乡土游于四方而不归者,世谓之为狂荡之人也。

青青陵上柏

青青陵上柏,磊磊涧中石。言长存也。庄子,仲尼曰:受命于地,唯松柏独也,在冬夏常青青。楚词曰:石磊磊兮葛蔓蔓。字林曰:磊磊,众石也。
人生天地间,忽如远行客。言异松石也。尸子,老莱子曰:人生于天地之间,寄也。寄者固归。列子曰:死人为归人,则生人为行人矣。韩诗外传曰:枯鱼衔索,几何不蠹?二亲之寿,忽如过客。
斗酒相娱乐,聊厚不为薄。郑玄毛诗笺曰:聊,粗略之辞也。
驱车策驽马,游戏宛与洛。广雅曰:驽,骀也,谓马迟钝者也。汉书,南阳郡有宛县。洛,东都也。
洛中何郁郁,冠带自相索。春秋说题辞曰:齐俗,冠带以礼相提。贾逵国语注曰:索,求也。
长衢罗夹巷,王侯多第宅。魏王奏事曰:出不由里,门面大道者名曰第。
两宫遥相望,双阙百馀尺。蔡质汉官典职曰:南宫北宫,相去七里。
极宴娱心意,戚戚何所迫。楚辞曰:居戚戚而不可解。

今日良宴会

今日良宴会,欢乐难具陈。毛苌诗传曰:良,善也。陈,犹说也。
弹筝奋逸响,新声妙入神。刘向雅琴赋曰:穷音之至入于神。
令德唱高言,识曲听其真。左氏传,宋昭公曰:光昭先君之令德。庄子曰:是以高言不止于众人之口。广雅曰:高,上也,谓辞之美者。真,犹正也。
齐心同所愿,含意俱未申。所愿,谓富贵也。
人生寄一世,奄忽若飙尘。人生若寄,已见上注。方言曰:奄,遽也。尔雅曰:飘飖谓之猋。尔雅,或为此飙。
何不策高足,先据要路津。高,上也,亦谓逸足也。
无为守穷贱,轗轲长苦辛。楚辞曰:年既过太半,然坎轲不遇也。轗与坎同,苦暗切。轲,苦贺切。

西北有高楼

西北有高楼,上与浮云齐。此篇明高才之人,仕宦未达,知人者稀也。西北,乾位,君之居也。
交疏结绮窗,阿阁三重阶。薛综西京赋注曰:疏,刻穿之也。说文曰:绮,文缯也。此刻镂以象之。尚书中候曰:昔黄帝轩辕,凤皇巢阿阁。周书曰:明堂咸有四阿,然则阁有四阿,谓之阿阁。郑玄周礼注曰:四阿,若今四注者也。薛综西京赋注曰:殿前三阶也。
上有弦歌声,音响一何悲!论语曰:子游为武城宰,闻弦歌之声。说苑,应侯曰:今日之琴,一何悲也?
谁能为此曲?无乃杞梁妻。琴操曰:杞梁妻叹者,齐邑杞梁殖之妻所作也。殖死,妻叹曰:上则无父,中则无夫,下则无子,将何以立吾节,亦死而已。援琴而鼓之,曲终,遂自投淄水而死。
清商随风发,中曲正徘徊。宋玉长笛赋曰:吟清商,追流征。
一弹再三叹,慷慨有馀哀。说文曰:叹,太息也。又曰:慷慨,壮士不得志于心也。
不惜歌者苦,但伤知音稀。贾逵国语注曰:惜,痛也。孔安国论语注曰:稀,少也。
愿为双鸣鹤,奋翅起高飞!楚辞曰:将奋翼兮高飞。广雅曰:高,远也。

涉江采芙蓉

涉江采芙蓉,兰泽多芳草。
采之欲遗谁?所思在远道。楚辞曰:折芳馨兮遗所思。
还顾望旧乡,长路漫浩浩。郑玄毛诗笺曰:回首曰顾。
同心而离居,忧伤以终老。周易曰:二人同心。楚辞曰:将以遗兮离居。毛诗曰:假寐永叹,维忧用老。

明月皎夜光

明月皎夜光,促织鸣东壁。春秋考异邮曰:立秋趣织鸣。宋均曰:趣织,蟋蟀也。立秋女功急,故趣之。礼记曰:季夏,蟋蟀在壁。
玉衡指孟冬,众星何历历。春秋运斗枢曰:北斗七星,第五曰玉衡。淮南子曰:孟秋之月,招摇指申。然上云促织,下云秋蝉,明是汉之孟冬,非夏之孟冬矣。汉书曰:高祖十月至霸上,故以十月为岁首。汉之孟冬,今之七月矣。
白露沾野草,时节忽复易。礼记曰:孟秋之月,白露降。列子曰:寒暑易节。
秋蝉鸣树间,玄鸟逝安适。礼记曰:孟秋,寒蝉鸣。又曰:仲秋之月,玄鸟归。郑玄曰:玄鸟,燕也。谓去蛰也。吕氏春秋曰:国危甚矣,若将安适?高诱曰:适,之也。复云秋蝉、玄鸟者,此明实候,故以夏正言之。
昔我同门友,高举振六翮。论语曰: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郑玄曰:同门曰朋。韩诗外传,盖桑曰:夫鸿鹤一举千里,所恃者六翮耳。
不念携手好,弃我如遗迹。毛诗曰:惠而好我,携手同车。国语,楚斗且语其弟曰:灵王不顾于民,一国弃之,如遗迹焉。
南箕北有斗,牵牛不负轭。言有名而无实也。毛诗曰:维南有箕,不可以簸杨;维北有斗,不可以挹酒浆。睆彼牵牛,不以服箱。
良无盘石固,虚名复何益?良,信也。声类曰:盘,大石也。

冉冉孤生竹

冉冉孤生竹,结根泰山阿。竹结根于山阿,喻妇人托身于君子也。风赋曰:缘太山之阿。
与君为新婚,兔丝附女萝。毛苌诗传曰:女萝,松萝也。毛诗草木疏曰:今松萝蔓松而生,而枝正青;兔丝草蔓联草上,黄赤如金,与松萝殊异。此古今方俗,名草不同。然是异草,故曰附也。
兔丝生有时,夫妇会有宜。苍颉篇曰:宜得其所也。
千里远结婚,悠悠隔山陂。说文曰:陂,阪也。
思君令人老,轩车来何迟?
伤彼蕙兰花,含英扬光辉。
过时而不采,将随秋草萎。楚辞曰:秋草荣其将实,微霜下而夜殒。
君亮执高节,贱妾亦何为!尔雅曰:亮,信也。

庭中有奇树

庭中有奇树,绿叶发华滋。蔡质汉官典职曰:宫中种嘉木奇树。
攀条折其荣,将以遗所思。遗所思,已见上文。
馨香盈怀袖,路远莫致之。王逸楚辞注曰:在衣曰怀。毛诗曰:岂不尔思,远莫致之。说文曰:致,送诣也。
此物何足贡,但感别经时。贾逵国语注曰:贡,献也。物或为荣,贡或作贵。

迢迢牵牛星

迢迢牵牛星,皎皎河汉女。牵牛,已见上文。毛诗曰:维天有汉,监亦有光。跂彼织女,终日七襄。虽则七襄,不成报章。毛苌曰:河汉,天河也。
纤纤擢素手,札札弄机杼。纤纤,已见上文。
终日不成章,泣涕零如雨。不成章,已见上句注。毛诗曰:瞻望弗及,泣涕如雨。
河汉清且浅,相去复几许。
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。尔雅曰:脉,相视也。郭璞曰,脉脉,谓相视貌也。

回车驾言迈

回车驾言迈,悠悠涉长道。毛诗曰:驾言出游。又曰:悠悠南行,顺彼长道。
四顾何茫茫,东风摇百草。庄子曰:方将四顾。王逸楚辞注曰:茫茫,草木弥远,容貌盛也。
所遇无故物,焉得不速老?
盛衰各有时,立身苦不早。
人生非金石,岂能长寿考?韩子曰:虽与金石相毙,兼天下,未有日也。
奄忽随物化,荣名以为宝。化,谓变化而死也。不忍斥言其死,故言随物而化也。庄子曰:圣人之生也天行,其死也物化。

东城高且长

东城高且长,逶迤自相属。城高且长,故登之以望也。王逸楚辞注曰:逶迤,长貌也。
回风动地起,秋草萋已绿。
四时更变化,岁暮一何速?周易曰:四时变化而能久成。毛诗曰:岁聿云暮。尸子曰:人生也亦少矣,而岁往之亦速矣。
晨风怀苦心,蟋蟀伤局促。毛诗曰:锦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未见君子,忧心钦钦。苍颉篇曰:怀,抱也。毛诗序曰:蟋蟀,刺晋僖公俭不中礼。汉书,景帝曰:局促效辕下驹。
荡涤放情志,何为自结束。
燕赵多佳人,美者颜如玉。燕、赵,二国名也。楚辞曰:闻佳人兮召予。神女赋曰:苞温润之玉颜。
被服罗裳衣,当户理清曲。如淳汉书注曰:今乐家五日一习乐,为理乐也。
音响一何悲,弦急知柱促。
驰情整中带,沈吟聊踯躅。中带,中衣带。整带将欲从之。毛苌诗传曰:丹朱中衣。说文,踯躅,住足也。踯躅与蹢躅同。
思为双飞燕,衔泥巢君屋。

驱车上东门

驱车上东门,遥望郭北墓。上东门,已见阮籍咏怀诗。应劭风俗通曰:葬于郭北。北首,求诸幽之道也。
白杨何萧萧,松柏夹广路。白虎通曰:庶人无坟,树以杨柳。楚辞曰:风飒飒兮木萧萧。仲长子昌言曰:古之葬者,松柏梧桐,以识其坟也。
下有陈死人,杳杳即长暮。庄子曰:人而无人道,是之谓陈人也。郭象曰:陈,久也。楚辞曰:去白日之昭昭,袭长夜之悠悠。
潜寐黄泉下,千载永不寤。服虔左氏传注曰:天玄地黄,泉在地中,故言黄泉。
浩浩阴阳移,年命如朝露。神农本草曰:春夏为阳,秋冬为阴。庄子曰:阴阳四时运行。汉书,李陵谓苏武曰:人生如朝露。
人生忽如寄,寿无金石固。如寄,已见上文。
万岁更相送,圣贤莫能度。
服食求神仙,多为药所误。
不如饮美酒,被服纨与素。范子曰:白纨素出齐。

去者日以疏

去者日以疏,生者日以亲。吕氏春秋曰:死者弥久,生者弥疏。
出郭门直视,但见丘与坟。白虎通曰:葬于城郭外何,死生异别,终始异居。
古墓犁为田,松柏摧为薪。
白杨多悲风,萧萧愁杀人。楚辞曰:哀江介之悲风。又曰:秋风兮萧萧。
思还故里闾,欲归道无因。

生年不满百

生年不满百,常怀千岁忧。孙卿子曰:人生无百岁之寿,而有千岁之信士,何也?曰:以夫千岁之法自持者,是乃千岁之信士矣。
昼短苦夜长,何不秉烛游?
为乐当及时,何能待来兹。吕氏春秋曰:今兹美禾,来兹美麦。高诱曰:兹,年。
愚者爱惜费,但为后世嗤。说文曰:嗤,笑也。
仙人王子乔,难可与等期。列仙传曰:王子乔者,太子晋也,道人浮丘公接以上嵩高山。

凛凛岁云暮

凛凛岁云暮,蝼蛄夕鸣悲。说文曰:凛,寒也。岁暮,已见上注。方言曰:南楚或谓蝼蛄为蝼。广雅曰:蝼,蝼蛄也。蝼,力侯切。蛄,鼓胡切。
凉风率已厉,游子寒无衣。礼记曰:孟秋之月凉风至。杜预左氏传注曰:厉,猛也。毛诗曰:无衣无褐,何以卒岁?
锦衾遗洛浦,同袍与我违。毛诗曰:角枕粲兮,锦衾烂兮。又曰:岂曰无衣,与子同袍。
独宿累长夜,梦想见容辉。
良人惟古欢,枉驾惠前绥。良人念昔之欢爱,故枉驾而迎己。惠以前绥,欲令升车也。故下云携手同车。孟子曰:齐人一妻一妾而处室者,其良人出,必厌酒肉。刘熙曰:妇人称夫曰良人。礼记曰:婿出,御妇车,而婿授绥,御轮三周。
愿得常巧笑,携手同车归。毛诗曰:巧笑倩兮,携手同归,见上注。
既来不须臾,又不处重闱。楚辞曰:何须臾而忘反。
亮无晨风翼,焉能凌风飞?尔雅曰:晨风,鹯也。庄子曰:鹊凌风而起。
眄睐以适意,引领遥相睎。
徙倚怀感伤,垂涕沾双扉。

孟冬寒气至

孟冬寒气至,北风何惨栗?毛诗曰:二之日栗冽。毛苌曰:栗冽,寒气也。
愁多知夜长,仰观众星列。
三五明月满,四五詹兔缺。礼记曰:地秉阴窍于山川,播五行于四时,和而后月生也,是以三五而盈,三五而阙。春秋元命苞曰:月之为言阙也。两说以詹诸与兔。然詹与占同,古字通。
客从远方来,遗我一书札。说文曰:札,牒也。
上言长相思,下言久离别。
置书怀袖中,三岁字不灭。韩诗外传曰:赵简子少子名无恤,简子自为书牍使诵之。居三年,简子坐青台之上,问书所在,无恤出其书于左袂,令诵习焉。
一心抱区区,惧君不识察。李陵与苏武书曰:区区之心,窃慕此尔。广雅曰:区区,爱也。

客从远方来

客从远方来,遗我一端绮。绮,已见上文。
相去万馀里,故人心尚尔。郑玄毛诗笺曰:尚,犹也。字书曰:尔,词之终耳。
文彩双鸳鸯,裁为合欢被。
著以长相思,缘以结不解。郑玄仪礼注曰:著,谓充之以絮也。著,张虑切。郑玄礼记注曰:缘,饰边也。缘,以绢反。
以胶投漆中,谁能别离此?韩诗外传,子夏曰:实之与实,如胶与漆,君子不可不留意也。

明月何皎皎

明月何皎皎,照我罗床帏。毛诗曰:月出皎兮。
忧愁不能寐,揽衣起徘徊。毛诗曰:耿耿不寐。
客行虽云乐,不如早旋归。毛诗曰:言旋言归。
出户独彷徨,愁思当告谁?毛诗序曰:彷徨不忍去。
引领还入房,泪下沾裳衣。引领,已见上文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驱马上东门”:案:“马”当作“车”。各本皆误。

各在天一涯:袁本、茶陵本有校语云善作“一天涯”。案:此所见不同。李陵诗云“各在天一隅”,苏武诗云“各在天一方”,句例相似。恐“一天”误倒,或尤校改正之也。

注“飘飖谓之猋”:案“飘”当作“(夫风)”。各本皆伪。“(夫风)飖”即“扶摇”字,释文可证。

注“然坎轲不遇也”:案:“轲”下当有“而留滞王逸曰坎轲”八字,此所引七谏文。又案上句“年既已过太半兮”,“已”字亦当有。各本皆误脱,不可读,今订正之。

注“宋玉长笛赋曰”:案:“长”字不当有。各本皆衍。

注“脉相视也”:案:“视”字不当有。各本皆衍。此释诂文,“脉”即“覛”,释文可证。鲁灵光殿赋注引“脉,相视也”,亦衍。“脉”、“覛”同字也。

注“顺彼长道”:案:“顺”上当有“又曰”二字。各本皆脱。

注“汉书景帝曰”:“景”,“武”误,是也。各本皆误。

注“白纨素出齐”:案:“白”字不当有。各本皆衍。前怨歌行注引无。

仙人王子乔:袁本、茶陵本有校语云“仙”,善作“小”。案:此所见不同,“小”字当传写误,“仙”字为是,或尤校改正之。

眄睐以适意引领遥相睎:袁本有校语云善无此二句。茶陵本有而无校语。案:此尤与茶陵合,与袁不合,亦即所见不同也。但依文义恐不当有。

四五詹兔缺:案:“詹”当作“占”。注云“然詹与占同,古字通”。善意谓元命苞之“詹”与此诗之“占”同,而古字通也。其作“占”明甚。后七命注所引,正是“占”字。各本所见善作“詹”,皆误用元命苞“詹”改正文“占”,而注语不可通。重刻茶陵又并改注“占”为“蟾”,而善之“占”字几亡矣。幸袁、尤二本注不误,得以考正。又“詹诸”字说文及淮南子说林训皆如此,与元命苞正同。五臣乃必改为“蟾”字,甚矣其不通乎古也。

注“尔词之终耳”:袁本、茶陵本“耳”作“也”。案:各本衍“之终”二字。后和王主簿怨情诗“故人心尚尔”句注引作“尔词也”可证。

与苏武三首

五言

李少卿汉书曰:李陵,字少卿,少时为侍中建章监。善射,爱人。降匈奴,为右校王,病死。

良时不再至,离别在须臾。论语摘辅像谶曰:时不再及。宋均曰:及,亦至也。须臾,已见上文。
屏营衢路侧,执手野踟蹰。国语,申胥曰:昔楚灵王独行屏营。毛诗曰:执子之手。又曰:搔首踟蹰。
仰视浮云驰,奄忽互相逾。
风波一失所,各在天一隅。言浮云之驰,奄忽相逾,飘飖不定。逮乎因风波荡,各在天之一隅。以喻人之客游,飞薄亦尔。
长当从此别,且复立斯须。礼记,君子曰:礼乐不可斯须去身。郑玄曰:斯须,犹须臾也。
欲因晨风发,送子以贱躯。晨风,早风。言欲因风发而己乘之以送子也。楚辞曰:乘回风兮远游。



嘉会难再遇,三载为千秋。琴操曰:邹虞者,邵国之女所作也。古者役不逾时,不失嘉会。
临河濯长缨,念子怅悠悠。夫冠缨,仕子之所服,濯之以远游。今因远游而感逝川,故增别念也。
远望悲风至,对酒不能酬。
行人怀往路,何以慰我愁?毛苌诗传曰:怀,思也。
独有盈觞酒,与子结绸缪。毛诗曰:绸缪束薪。毛苌曰:绸缪,缠绵之貌也。



携手上河梁,游子暮何之?楚辞曰:浮云兮容与,导予兮何之也。
徘徊蹊路侧,悢悢不得辞。广雅曰:悢悢,恨也。
行人难久留,各言长相思。
安知非日月,弦望自有时。刘熙释名曰:弦,月半之名也。其形一旁曲,一旁直,若张弓弛弦也。望,月满之名也。月大十六日,月小十五日。日在东,月在西,遥相望也。
努力崇明德,皓首以为期。周易曰:利用安身,以崇德也。毛苌诗传曰:崇,终也。尚书曰:先王既勤用明德。声类曰:颢,白首貌也。皓与颢古字通。

文选考异

悢悢不得辞:袁本、茶陵本“得”作“能”。案:此盖所见不同,或善与五臣之异,今无以考之。

注“若张弓弛弦也”:案:“弛”当作“施”。各本皆误。


诗四首

五言

苏子卿汉书曰:苏武,字子卿,为栘中监。使匈奴十九年,归拜为典属国,病卒。

骨肉缘枝叶,结交亦相因。骨肉,谓兄弟也。汉书,帝谓燕王旦曰:今王骨肉至亲。古诗曰:结交莫羞贫。
四海皆兄弟,谁为行路人?论语,子夏谓司马牛曰:四海之内,皆为兄弟。君子何患乎无兄弟?家语曰:子游见行路之人,云鲁司铎火也。
况我连枝树,与子同一身。
昔为鸳与鸯,今为参与辰。毛诗曰:鸳鸯于飞,毕之罗之。郑玄曰:言其止则相偶,飞则为双。尚书大传曰:书之论事,离离若参辰之错行。法言曰:吾不睹参辰之相比也。宋衷曰:辰,龙星也。参,虎星也。我不见龙虎俱见。
昔者常相近,邈若胡与秦。淮南子曰:肝胆胡、越。许慎曰:胡在北方,越居南方。然胡、秦之义,犹胡、越也。
惟念当离别,恩情日以新。
鹿鸣思野草,可以喻嘉宾。毛诗曰: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。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。
我有一憷酒,欲以赠远人。
愿子留斟酌,叙此平生亲。



黄鹄一远别,千里顾徘徊。韩诗外传曰:田饶谓鲁哀公曰:夫黄鹄一举千里。
胡马失其群,思心常依依。胡马,已见上文。依依,思恋之貌也。
何况双飞龙,羽翼临当乖。双龙,喻己及朋友也。
幸有弦歌曲,可以喻中怀。
请为游子吟,泠泠一何悲!琴操曰:楚引者,楚游子龙丘高出游三年,思归故乡,望楚而长叹,故曰楚引。苍颉篇曰:吟,叹也。
丝竹厉清声,慷慨有馀哀。礼记曰:丝竹,乐之器也。王逸楚辞注曰:厉,烈也。谓清烈也。古诗曰:慷慨有馀哀。
长歌正激烈,中心怆以摧。
欲展清商曲,念子不能归。清商,已见上文。
俛仰内伤心,泪下不可挥。尔雅曰:挥,竭也。郭璞曰:挥,振,去水亦为竭。庄子曰:俛仰之间。家语曰:公文伯卒,敬姜曰:二三子无挥涕也。
愿为双黄鹄,送子俱远飞。



结发为夫妻,恩爱两不疑。结发,始成人也。谓男年二十,女年十五时取笄冠为义也。汉书,李广曰:结发而与匈奴战也。
欢娱在今夕,嬿婉及良时。孟子曰:霸者之人,欢娱如也。毛诗曰:今夕何夕。又曰:嬿婉之求。
征夫怀往路,起视夜何其?毛诗曰:𬳽𬳽征夫。又曰:夜如何其,夜未央。毛苌曰:其,辞也。
参辰皆已没,去去从此辞。参辰已没,言将晓也。
行役在战场,相见未有期。毛诗曰:嗟余子行役。战国策曰:缀甲励兵,效胜于战场。
握手一长叹,泪为生别滋。史记,缪贤曰:燕王私握臣手。生别,已见上文。
努力爱春华,莫忘欢乐时。春华,喻少时也。
生当复来归,死当长相思。



烛烛晨明月,馥馥我兰芳。苍颉篇曰:烛,照也。韩诗曰:馥芬孝祀。薛君曰:馥,香貌也。
芬馨良夜发,随风闻我堂。秋月既明,秋兰又馥,游子感时,弥增恋本也。
征夫怀远路,游子恋故乡。汉书,高祖曰:游子悲故乡。
寒冬十二月,晨起践严霜。汉书,武帝太初元年,改从夏正,此或改正之后也。楚辞曰:冬又申之以严霜。
俯观江汉流,仰视浮云翔。
良友远离别,各在天一方。江、汉流不息,浮云去靡依。以喻良友各在一方,播迁而无所托。楚辞曰:仰浮云而永叹。
山海隔中州,相去悠且长。楚辞曰:蹇谁留兮中州。
嘉会难两遇,欢乐殊未央。嘉会,已见上文。
愿君崇令德,随时爱景光。令德,已见上文。景光,即光景也。楚辞曰:借光景以往来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公文伯卒”:茶陵本“公”下有“父”字,是也。袁本亦脱。

四愁诗四首

并序

张平子

张衡不乐久处机密,阳嘉中,出为河间相。时国王骄奢,不遵法度,范晔后汉书顺帝纪曰:改元嘉七年为阳嘉元年,改阳嘉五年为永和元年。又曰:顺帝初,衡复为太史令。阳嘉元年,造候风地动仪。永和初,出为河间相。而此云阳嘉中,误也。范晔后汉书曰:和帝申贵人生河间孝王开,立四十二年,顺帝永建六年薨。子惠王政嗣,傲很不奉法宪。然考其年月,此是惠王也。又多豪右并兼之家。汉书曰:魏郡豪右李竟。文类曰:有权势豪右大家也。汉书曰:禁兼并之涂。李奇曰:谓大家役小民,富者兼役贫民也。衡下车,治威严,能内察属县,汉书曰:班伯为定襄太守,其下车作威,吏民竦息。奸滑行巧劫,皆密知名,下吏收捕,尽服摛。诸豪侠游客,悉惶惧逃出境。郡中大治,争讼息,狱无系囚。时天下渐毙,郁郁不得志,楚辞曰:心郁郁之忧思,独永叹而增伤。郑玄考工记注曰:郁,不舒散也。为四愁诗。屈原以美人为君子,以珍宝为仁义,以水深雪雰为小人。思以道术相报,贻于时君,而惧谗邪不得以通。其辞曰:

主条目:四愁诗

一思曰:

我所思兮在太山,欲往从之梁父艰。言王者有德,功成则东封泰山,故思之。太山以喻时君,梁父以喻小人也。汉书曰:有太山郡。又武帝登封太山之梁父。音义曰:梁父,太山下小山也。
侧身东望涕霑翰。楚辞曰:愿侧身而无所。韦昭汉书注曰:翰,笔也。
美人赠我金错刀,何以报之英琼瑶。汉书曰:王莽铸大钱,又造错刀,以金错其文。续汉书曰:佩刀,诸侯王黄金错镮。谢承后汉书曰:诏赐应奉金错把刀。毛诗曰:投我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。又曰:尚之以琼英乎而。
路远莫致倚逍遥,何为怀忧心烦劳?古诗曰:路远莫致之。


二思曰:

我所思兮在桂林,欲往从之湘水深。汉书曰:郁林郡,故秦桂林郡。海南经曰:桂林八树在番禺东。又曰:湘水出零陵。舜死苍梧,葬九疑,故思明君。
侧身南望涕沾襟。楚辞曰:泣歔欷而沾襟。
美人赠我金琅玕,何以报之双玉盘。尚书禹贡曰:厥贡惟球琳琅玕。古诗曰:委身玉盘中,历年冀见食。应劭汉官仪曰:封禅坛有白玉盘。
路远莫致倚惆怅,何为怀忧心烦伤?楚辞曰:惆怅兮而私自怜。


三思曰:

我所思兮在汉阳,欲往从之陇阪长。汉书曰:天水郡,明帝改曰汉阳。应劭曰:天水有大阪,名曰陇阪。秦州记曰:陇阪九曲,不知高几里。
侧身西望涕沾裳。古长歌行曰:泣涕忽沾裳。
美人赠我貂襜褕,何以报之明月珠。蔡雍独断曰:侍中中常侍加貂蝉。说文曰:直裾谓之襜褕。淮南子曰:随侯之珠。高诱曰:明月珠也。
路远莫致倚踟蹰,何为怀忧心烦纡?楚辞曰:志纡郁其难释。王逸曰:纡,屈也。


四思曰:

我所思兮在雁门,欲往从之雪纷纷。汉书有雁门郡,楚辞曰:雪纷纷而薄木。
侧身北望涕沾巾。说文曰:佩巾也。
美人赠我锦绣段,何以报之青玉案。锦绣,有五采成文章。玉案,君所凭倚。喻大臣亦为天子所恃。礼记曰:春服青玉。楚汉春秋,淮阴侯曰:臣去项归汉,汉王赐臣玉案之食。
路远莫致倚增叹,何为怀忧心烦惋?楚辞曰:吒增叹兮如雷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改元嘉七年”:茶陵本“元嘉”作“永建”,是也。袁本亦误“元嘉”。

注“魏郡豪右李竟”:案:“右”字不当有。各本皆衍。此所引宣帝纪文,又见于霍光传,俱无“右”字。善意取文颖之注以解“豪右”自在下,不知者误并添此。

注“文类曰”:袁本“类”作“颖”,是也。茶陵本亦误“类”。

屈原以美人为君子:何校“屈”上添“依”字。茶陵本云五臣有“依”字。袁本云善无“依”字。案:各本所见,盖传写脱耳。何云五臣有“依”字,就校语而云然。

注“汉书曰有太山郡”:案:“曰”字不当有。各本皆衍。

注“汉书曰天水郡”:何校“汉”上添“续”字,是也。各本皆脱。

注“说文曰佩巾也”:“曰”下脱“巾”字,是也。各本皆脱。

杂诗

五言杂者,不拘流例,遇物即言,故云杂也。

王仲宣

日暮游西园,冀写忧思情。
曲池扬素波,列树敷丹荣。楚辞曰:坐堂伏槛临曲池。列女传,津吏女歌曰:水扬波兮杳冥冥。
上有特栖鸟,怀春向我鸣。毛诗曰:有女怀春。
褰衽欲从之,路崄不得征。说文曰:衽,衣衿也。衿音今。
徘徊不能去,伫立望尔形。毛诗曰:瞻望弗及,伫立以泣。
风飙扬尘起,白日忽已冥。郑玄毛诗笺曰:冥,夜也。
回身入空房,托梦通精诚。幽通赋曰:精诚发于宵寐。
人欲天不违,何惧不合并?尚书,王曰:人之所欲,天必从之。


杂诗

五言

刘公干

职事相填委,文墨纷消散。汉书,功臣皆曰:萧何徒恃文墨,顾居臣上。
驰翰未暇食,日昃不知晏。翰墨,已见上。尚书曰:自朝至于日昃,不遑暇食。
沈迷簿领书,回回自昏乱。簿领,谓文簿而记录之。史记曰:问上林尉诸禽兽簿。司马彪庄子注曰:领,录也。楚辞曰:肠回回兮盘纡。
释此出西城,登高且游观。
方塘含白水,中有凫与雁。楚辞曰:乘白水而高鹜。毛诗曰:弋凫与雁。
安得肃肃羽?从尔浮波澜。毛诗曰:鸿雁于飞,肃肃其羽。


杂诗二首

五言集云:枹中作。下篇云:于黎阳作。

魏文帝

漫漫秋夜长,烈烈北风凉。楚辞曰:终长夜之曼曼。毛诗曰:冬日烈烈。又曰:北风其凉。
展转不能寐,披衣起彷徨。毛诗曰,展转不寐。彷徨,已见上文。
彷徨忽已久,白露沾我裳。白露,已见上文。说苑曰:孺子不觉露之沾裳。
俯视清水波,仰看明月光。
天汉回西流,三五正从横。河图括地象曰:河精上为天汉。毛诗曰:嘒彼小星,三五在东。毛苌曰:三心五噣,四时更见也。
草虫鸣何悲,孤雁独南翔。毛诗曰: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毛苌曰:草虫,常羊也。楚辞曰:雁雍雍而南游。
郁郁多悲思,绵绵思故乡。古诗曰:绵绵思远道。
愿飞安得翼,欲济河无梁。葛龚与梁相张府君笺曰:悠悠梦想,愿飞无翼。楚辞曰:江河广而无梁。
向风长叹息,断绝我中肠。楚辞曰:向长风而舒情。



西北有浮云,亭亭如车盖。亭亭,迥远无依之貌也。易通卦验曰:太阳云出,张如车盖。
惜哉时不遇,适与飘风会。何休公羊传注曰:适,遇也。
吹我东南行,南行至吴会。当时实至广陵,未至吴会。今言至者,据已入其地也。
吴会非我乡,安能久留滞?楚辞曰:然坎轲而留滞。
弃置勿复陈,客子常畏人。

文选考异

南行至吴会:袁本、茶陵本“南”作“行”,云善作“南”。案:上句言东南行,则下不得单言南行,甚明。各本所见,皆传写误也。非善如此。


朔风诗

四言

曹子建

主条目:朔风诗
仰彼朔风,用怀魏都。
愿骋代马,倏忽北徂。代马,已见上文。
凯风永至,思彼蛮方。毛苌诗传曰:南风谓之凯风。礼记曰:南方曰蛮。毛诗曰:用纯蛮方。
愿随越鸟,侴飞南翔。古诗曰:越鸟巢南枝。
四气代谢,悬景运周。尔雅曰:四气和谓之玉烛。淮南子曰:二者代谢舛驰。周易曰:悬象著明。
别如俯仰,脱若三秋。毛诗曰:一日不见,如三秋兮。
昔我初迁,朱华未希。
今我旋止,素雪云飞。毛诗曰: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希与稀同,古字通也。
俯降千仞,仰登天阻。庄子曰:千仞之高,不足以极其深。天阻,山也。范晔后汉书,郭林宗论苏不韦曰:城阙天阻,宫府幽绝。
风飘蓬飞,载离寒暑。商君书曰:夫飞蓬遇飘风而行千里,乘风之势也。毛诗曰:载离寒暑。
千仞易陟,天阻可越。
昔我同袍,今永乖别。同袍,已见上文。
子好芳草,岂忘尔贻?古诗曰:兰泽多芳草。
繁华将茂,秋霜悴之。方言曰:悴,伤也。
君不垂眷,岂云其诚?言君虽不垂眷,己则岂得不言其诚。苍颉篇曰:岂,冀也。
秋兰可喻,桂树冬荣。兰以秋馥,可以喻言。桂以冬荣,可以喻性。楚辞曰:秋兰兮青青。又曰:丽桂树之冬荣。
弦歌荡思,谁与消忧?言弦歌可以荡涤悲思,谁与共奏以消忧也。
临川暮思,何为汎舟?言临川日暮,而又相思,何为汎舟而不济以相从乎?国语曰:秦汎舟乎河。
岂无和乐,游非我邻。言岂无和乐以荡思乎?为游非我邻,故不奏也。
谁忘汎舟?愧无榜人。言岂忘汎舟以相从乎?愧无榜人,所以不济也。榜人,喻良朋也。张揖汉书注云:榜人,船长也。

文选考异

素雪云飞:袁本、茶陵本“云”作“云”,云善作“云”。案:各本所见皆传写误。“素雪”与“朱华”偶句,“云飞”与“未希”偶句。假令作“云”,殊乖文义,非善如此也。

注“范晔后汉书”:袁本、茶陵本无此五字。案:无者是也。善有其例,说已见前。

注“毛诗曰载离寒暑”:案:当作“寒暑已见鹦鹉赋”。袁本正如此,但误在上节注末,而此仍复出,则非。茶陵本误与此同。


杂诗六首

五言此六篇并托喻伤政急,朋友道绝,贤人为人窃势。别京已后,在郢城思乡而作。

曹子建

高台多悲风,朝日照北林。新语曰:高台,喻京师。悲风,言教令。朝日,喻君之明。照北林,言狭,比喻小人。新序曰:高堂百仞。
之子在万里,江湖迥且深。江湖,喻小人隔蔽。毛诗曰:之子于征。尔雅曰:迥,远也。
方舟安可极?离思故难任。尔雅曰:大夫方舟。郭璞曰:并两船也。毛苌诗传曰:极,至也。
孤雁飞南游,过庭长哀吟。雁南游,已见上文。
翘思慕远人,愿欲托遗音。翘,犹悬也。
形影忽不见,翩翩伤我心。



转蓬离本根,飘飖随长风。说苑曰:鲁哀公曰:秋蓬恶其本根,美其枝叶,秋风一起,根本拔矣。
何意回飙举,吹我入云中。尔雅曰:扶摇谓之猋。飙与猋同。
高高上无极,天路安可穷。吕氏春秋曰:风乎其高无极也。仲长子昌言曰:荡荡乎若升天路而不知其所登,子若升天路也。
类此游客子,捐躯远从戎。
毛褐不掩形,薇藿常不充。淮南子曰:布衣掩形,鹿裘御寒。言贫人冬则羊裘短褐,不掩形也。列女传,曾子谓黔娄妻曰:先生在时,食不充虚,衣不盖形。文子曰:圣人食足以充虚接气,衣足以盖形御寒。
去去莫复道,沈忧令人老。宋玉笛赋曰:武毅发沈忧。古诗曰:思君令人老。



西北有织妇,绮缟何缤纷。小雅曰:缯之精者曰缟,古老切。
明晨秉机杼,日昃不成文。言忧甚而志乱。
太息终长夜,悲啸入青云。
妾身守空闺,良人行从军。良人,谓夫也。
自期三年归,今已历九春。一岁三春,故以三年为九春,言已过期也。纂要曰:九十日故九春。
飞鸟绕树翔,噭噭鸣索群。楚辞曰:声噭噭以寂寥。
愿为南流景,驰光见我君。



南国有佳人,容华若桃李。楚辞曰:受命不迁生南国。谓江南也。佳人,已见上文。毛诗曰:何彼襛矣,华如桃李。
朝游江北岸,日夕宿湘沚。毛苌诗传曰:沚,渚也。
时俗薄朱颜,谁为发皓齿。楚辞曰:容则秀雅稚朱颜。又曰:美人皓齿嫮以姱。
俛仰岁将暮,荣耀难久恃。岁暮,已见上文。边让章华台赋曰:体迅轻鸿,荣耀春华。



仆夫早严驾,吾将远行游。楚辞曰:仆夫怀兮心悲。又曰:严车驾兮出戏游。又曰:愿轻举兮远游。
远游欲何之,吴国为我仇。说苑,楚王谓淳于髡曰:吾有仇在吴国,子能为吾报之乎?
将骋万里涂,东路安足由?广雅曰:由,行也。
江介多悲风,淮泗驰急流。楚辞曰:哀江介之悲风。泗,水名也。孟子曰:禹排淮、泗而注之江也。
愿欲一轻济,惜哉无方舟。
闲居非吾志,甘心赴国忧。汉书曰:司马相如称疾闲居。范晔后汉书,梁竦叹曰:闲居可以养志。毛诗曰:甘心首疾。



飞观百馀尺,临牖御棂轩。古诗曰:双阙百尺。尔雅曰:观谓之阙。御,犹凭也。说文曰:棂,楯栏也。韦昭汉书注曰:轩,槛上板也。
远望周千里,朝夕见平原。
烈士多悲心,小人媮自闲。风俗通曰:烈士者,有不易之分。
国仇亮不塞,甘心思丧元。塞,谓杜绝也。孟子曰:勇士不忘丧其元。
拊剑西南望,思欲赴太山。左氏传曰:子朱怒,抚剑从之。太山,东岳,接吴之境。西,喻蜀。责躬诗曰:愿蒙矢石,建旗东岳,意与此同也。
弦急悲声发,聆我慷慨言。古诗曰:音响何太悲,弦急知柱促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此六篇”下至“在郢城思乡而作”:案:此三十字于善注例不类,必亦并善于五臣而如此,其中兼多伪错,各本尽同,无可校正。何校“郢”改“鄄”,陈同。

天路安可穷:袁本、茶陵本有校语云“可”,善作“何”。案:二本所见非也。“何”但传写误。

注“武毅发沈忧”:案:“忧”下当有“结”字。各本皆脱。此以三句为一句。

注“生南国”:何校下添“兮南国”三字。案:依善例当添“王逸曰南国”五字,各本皆脱。

注“音响何太悲”:案:“何太”当作“一何”。各本皆误。


情诗

五言

曹子建

微阴翳阳景,清风飘我衣。春秋说题辞曰:阳精为日。楚辞曰:阳杲杲兮朱光。
游鱼潜渌水,翔鸟薄天飞。言得所也。大戴礼曰:鱼游于水,鸟飞于云。
眇眇客行士,遥役不得归。言不如鱼鸟也。楚辞曰:安眇眇兮,无所归薄。
始出严霜结,今来白露晞。严霜,已见上文。毛诗曰:蒹葭凄凄,白露未晞。
游子叹黍离,处者歌式微。毛诗曰:彼黍离离,彼稷之苗;行迈靡靡,中心摇摇。又曰:式微式微,胡不归?
慷慨对嘉宾,凄怆内伤悲。毛诗曰:我有嘉宾。又曰:我心伤悲。


杂诗

四言

嵇叔夜

微风清扇,云气四除。汉书,张竦为陈崇作奏曰:日不移晷,霍然四除。
皎皎亮月,丽于高隅。古诗曰:明月何皎皎。亮,明也。周礼曰:城隅之制九雉。
兴命公子,携手同车。携手同车,已见上文。
龙骥翼翼,扬镳踟蹰。毛诗曰:四牡翼翼。舞赋曰:扬镳飞沫。
肃肃宵征,造我友庐。毛诗曰:肃肃宵征。
光灯吐辉,华幔长舒。
鸾觞酌醴,神鼎烹鱼。毛诗曰:且以酌醴。又曰:谁能烹鱼。
弦超子野,叹过绵驹。杜预左氏传注曰:子野,师旷字也。孟子,淳于髡曰:昔绵驹处高唐,而齐右善歌。
流咏太素,俯赞玄虚。列子曰:太初,形之始。太素,质之始。老子曰:玄之又玄,众妙之门。管子曰:虚无形,谓之道。史记,太史公曰:老子所贵道,虚无应用,变化无方。
孰克英贤,与尔剖符。言咏赞妙道,游心恬漠,谁能以英贤之德,与尔分符而仕乎?班固汉书述曰:汉兴柔远,与尔剖符。然文虽出彼,而意微殊。东观汉记,韦彪上议曰:二千石皆以选出京师,剖符典千里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虚无形”:案:“虚”下当有“而”字。各本皆脱。游天台山赋注引有。


杂诗

五言

傅休奕臧荣绪晋书曰:傅玄,字休奕,北地人,勤学善属文,州举秀才,稍迁至司隶校尉,卒。

志士惜日短,愁人知夜长。论语,子曰:志士仁人,无求生以害仁。古诗曰:愁多知夜长,仰观众星列。
摄衣步前庭,仰观南雁翔。汉书,沛公摄衣迎郦食其。
玄景随形运,流响归空房。
清风何飘飖,微月出西方。礼记曰:月生于西。
繁星依青天,列宿自成行。
蝉鸣高树间,野鸟号东箱。古诗曰:秋蝉鸣树间。王逸楚辞注曰:墙序之东为东箱也。
纤云时仿佛,渥露沾我裳。曹植魏德论曰:纤云不形,阳光赫戏。刘桢诗曰:皦月垂素光,玄云为仿佛。露沾裳,已见上文。
良时无停景,北斗忽低昂。
常恐寒节至,凝气结为霜。曾子曰:阴气胜则凝为霜。
落叶随风摧,一绝如流光。


杂诗

五言

张茂先

晷度随天运,四时互相承。说文曰:晷,景也。孙卿子曰:四时代御。
东壁正昏中,固阴寒节升。礼记,仲冬之月,日昏东壁中。左氏传,申丰曰:深山穷谷,固阴冱寒。
繁霜降当夕,悲风中夜兴。毛诗曰:正月繁霜。
朱火青无光,兰膏坐自凝。古诗曰:朱火然其中,青烟飏其间。楚辞曰:兰膏明烛华容备。王逸注曰:以兰香炼膏也。无故自凝曰坐。
重衾无暖气,挟纩如怀冰。左氏传曰:楚子围萧,申公巫臣曰:师人多寒。王巡三军,拊而勉之。三军之士,皆如挟纩。孔安国尚书传曰:纩,细绵也。
伏枕终遥昔,寤言莫予应。韩诗曰:寤寐无为,展转伏枕。广雅曰:昔,夜也。毛诗曰:独寐寤言。
永思虑崇替,慨然独抚膺。楚辞曰:永思兮内伤。国语,蓝尹亹曰:君子独居,思前世之崇替。列子曰:抚膺而恨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日昏东壁中”:袁本无“日”字,是也。茶陵本亦衍。


情诗二首

五言

张茂先

清风动帷帘,晨月照幽房。
佳人处遐远,兰室无容光。古诗曰:卢家兰室桂为梁。曹植离别诗曰:人远精魂近,寤寐梦容光。
襟怀拥灵景,轻衾覆空床。拥,犹抱也。
居欢愒夜促,在戚怨宵长。一云居欢惜夜促。尔雅曰:愒,贪也,苦盖切。
拊枕独啸叹,感慨心内伤。


游目四野外,逍遥独延伫。楚辞曰:忽反顾以游目。又曰:结幽兰而延伫。
兰蕙缘清渠,繁华荫绿渚。
佳人不在兹,取此欲谁与?
巢居知风寒,穴处识阴雨。春秋汉含孳曰:穴藏先知雨,阴曀未集,鱼已噞喁。巢居之鸟先知风,树木摇,鸟已翔。韩诗曰:鹳鸣于垤,妇叹于室。薛君曰:鹳,水鸟。巢处知风,穴处知雨。天将雨而蚁出壅土,鹳鸟见之,长鸣而喜。
不曾远别离,安知慕俦侣?

园葵诗

五言

陆士衡晋书,赵王伦篡位,迁帝于金墉城。后诸王共诛伦,复帝位。齐王冏谮机为伦作禅文,赖成都王颖救之免,故作此诗,以葵为喻谢颖。

种葵北园中,葵生郁萋萋。
朝荣东北倾,夕颖西南晞。淮南子曰:圣人之于道,犹葵之与日,虽不与终始哉,其乡之诚也。高诱曰:乡,仰也。诚,实也。
零露垂鲜泽,朗月耀其辉。毛诗曰:零露瀼瀼。
时逝柔风戢,岁暮商猋飞。管子曰:东方曰春,柔风甘雨乃至。楚辞曰:商风肃而害之。
曾云无温液,严霜有凝威。郑玄毛诗笺曰:曾,重也。汉书曰:孙宝曰:当从天气以成严霜之威。
幸蒙高墉德,玄景荫素蕤。尔雅曰:墙谓之墉。说文曰:蕤,草木华盛貌也。
丰条并春盛,落叶后秋衰。
庆彼晚雕福,忘此孤生悲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救之免”:袁本、茶陵本“免”下有“死”字,是也。


思友人诗

五言

曹颜远臧荣绪晋书曰:曹摅,字颜远,谯国人。笃志好学,参南国中郎将,迁高密王左司马。流人王逌等寇掠城邑,摅与战,军败而死。

主条目:思友人诗
密云翳阳景,霖潦淹庭除。周易曰:密云不雨。左氏传曰:凡雨自三日以往为霖。说文曰:潦,雨水也。又曰:除,殿阶也。
严霜雕翠草,寒风振纤枯。郑玄礼记注曰:振,动也。
凛凛天气清,落落卉木疏。古诗曰:凛凛岁云暮。杜笃首阳山赋曰:长松落落。毛苌诗传曰:卉,草也。
感时歌蟋蟀,思贤咏白驹。毛诗曰:蟋蟀在堂,岁聿其暮。又曰:皎皎白驹,食我场苗。絷之维之,以永今朝。毛苌曰:贤者有乘白驹而去。郑玄曰:绊之系之,欲留也。
情随玄阴滞,心与回飙俱。
思心何所怀,怀我欧阳子。颜远赠欧阳坚石诗曰:嗟我良友,惟彦之选。然此欧阳,即坚石也。
精义测神奥,清机发妙理。周易曰:精义入神,以致用也。广雅曰:奥,藏也。机,枢机也。
自我别旬朔,微言绝于耳。论语崇爵纤曰:子夏共撰仲尼微言,以当素王。刘子骏书曰:夫子没而微言绝。礼记曰:声不绝于耳。
褰裳不足难,清阳未可俟。毛诗曰:子惠思我,褰裳涉溱。又曰:有美一人,清阳婉兮;邂逅相遇,适我愿兮。毛苌曰:清阳,眉目之间也。
延首出阶檐,伫立增想似。阮瑀止欲赋曰:伫延首以极视兮,意谓是而复非。庄子,徐无鬼曰:夫越之流人,去国数日,见其所知而喜;去国旬月,见所尝见于国中而喜;及期年也,见似人者而喜矣。不亦去人兹久者,思人兹深乎?

文选考异

心与回飙俱:茶陵本“飙”作“飘”,云五臣作“飙”。袁本云善作“飘”。案:“飘”字于义未当,恐二本所见传写误,或尤校改正之也。


感旧诗

五言此篇感故旧相轻,人情逐势。

曹颜远

主条目:感旧诗
富贵他人合,贫贱亲戚离。鹖冠子曰:家富疏族聚,居贫兄弟离。
廉蔺门易轨,田窦相夺移。史记曰:蔺相如出,望见廉颇,相如引车避匿。于是舍人相与谏曰:臣去亲戚而事君者,徒慕君之高义也。今君与廉君同列,廉君宣恶言而君畏之匿,恐惧殊甚,且庸人尚羞之,况于将相乎?臣等不肖,请辞去。汉书曰:窦太后怒,免丞相窦婴、太尉田鼢,婴、鼢以侯居家。鼢虽不任职,以太后故亲幸,数言事,多效。士趋势利者,皆去婴而归鼢也。
晨风集茂林,栖鸟去枯枝。毛诗曰:锦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国语,优施歌曰:暇豫之吾吾,不如鸟乌。鸟皆集于苑,己独集于枯。黄石公兵书曰:树杌者,鸟不栖也。
今我唯困蒙,郡士所背驰。周易曰:困蒙,吝。
乡人敦懿义,济济荫光仪。春秋说题辞曰:秉懿诚之义,思至忠之功。鹦鹉赋曰:侍君子之光仪。
对宾颂有客,举觞咏露斯。毛诗曰:有客宿宿,有客信信,言授之絷,以絷其马。又曰:湛湛露斯,匪阳不晞;厌厌夜饮,不醉无归。今乡人情重,皆颂咏此诗。
临乐何所叹,素丝与路歧。礼记曰:执绋不笑,临乐不叹。淮南子曰:杨子见逵路而哭之,为其可以南可以北。墨子见练丝而泣之,为其可以黄可以黑。高诱曰:闵其别与化也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此篇感故旧相轻人情逐势”:案:此十一字不当有,乃五臣注也。袁本、茶陵本所载此上之“善曰”,“善”字误耳。尤延之取以添入,非。

注“鸟皆集于苑”:案:“鸟”当作“人”。各本皆误。

郡士所背驰:案:“郡”当作“群”。茶陵本云五臣作“群”。袁本云善作“郡”。各本所见皆传写误。何云当从五臣作“群”,陈同。皆就校语而云然,其实善亦作“群”。


杂诗

五言

何敬祖赠答,何在陆前,而此居后,误也。

秋风乘夕起,明月照高树。贾逵国语注曰:乘,陵也。陵,亦侵也。
闲房来清气,广庭发晖素。晖素,月光也。古长歌行曰:昭昭素明月,晖光烛我床。
静寂怆然叹,惆怅出游顾。惆怅,已见上文。
仰视垣上草,俯察阶下露。垣草易雕,阶露易陨。言可伤也。
心虚体自轻,飘飖若仙步。言既悟二物,故当全形养生。列子曰:南郭子貌充心虚。张湛曰:心虚则形全。刘梁七举曰:霍尔体轻。
瞻彼陵上柏,想与神人遇。古诗曰:青青陵上柏。文子曰:天地之间,有神人真人。
道深难可期,精微非所慕。魏武帝秋胡行曰:道深未可得,名山历观行。礼记曰:德产之致也精微。郑玄曰:致,密也。
勤思终遥夕,永言写情虑。尚书曰:歌永言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古长歌行曰”:案:“长”当作“伤”,见第二十七卷。各本皆误。


杂诗

五言

王正长臧荣绪晋书曰:王赞,字正长,义阳人也。博学有俊才,辟司空掾,历散骑侍郎,卒。

朔风动秋草,边马有归心。蔡琰诗曰:北风厉兮肃泠泠,胡笳动兮边马鸣。
胡宁久分析,靡靡忽至今。毛诗曰:胡宁忍予。又曰:行迈靡靡。
王事离我志,殊隔过商参。毛诗曰:王事靡盬。左氏传,子产曰:高辛氏有二子,伯曰阏伯,季曰实沈,不相能。后帝不臧,迁阏伯于商丘,主辰,商人是因,故辰为商星。迁实沈于大夏,主参,唐人是因,其季世曰唐叔虞,故参为晋星。参辰更见,已见上文。
昔往鸧鹒鸣,今来蟀蟋吟。毛诗曰:春日迟迟,仓庚喈喈。圣主得贤臣颂曰:蟋蟀俟秋吟。
人情怀旧乡,客鸟思故林。文子曰:鸟飞反乡,依其所生。
师涓久不奏,谁能宣我心?韩子曰:卫灵公将之晋,至濮水之上而宿,夜分而闻有鼓新声者,而说之,召师涓而告之曰:有鼓新声者,其状似鬼神,子为我听而写之。师涓曰:诺。因端坐抚琴而写之。师涓明日报曰:臣得之矣。


杂诗

五言

枣道彦今书七志曰:枣据,字道彦,颍川人。弱冠,辟大将军府,迁尚书郎。太尉贾充为伐吴都督,请为从事中郎,迁中庶子,卒。

吴寇未殄灭,乱象侵边疆。左氏传,晋侯问于士弱曰:吾闻之宋灾,于是乎知有天道可必乎?对曰:国乱无象,不可知也。
天子命上宰,作蕃于汉阳。上宰,贾充也。毛诗曰:价人为藩。毛苌曰:价,善也。藩,屏也。左氏传,晋栾贞子曰:汉阳诸姬,楚实尽之。穀梁传曰:水北曰阳。汉阳,汉水之阳也。
开国建元士,玉帛聘贤良。周易曰:大君有命,开国承家,小人勿用。礼记曰:天子八十一元士。王逸楚辞注曰:天下贤人,将持玉帛聘而遗之。吕氏春秋曰:聘名士。高诱曰:聘,问之也。将与兴化致治也。
予非荆山璞,谬登和氏场。韩子曰:楚人和氏得璞玉于楚山之中。
羊质复虎文,燕翼假凤翔。杨子法言曰:敢问质。曰:羊质而虎皮,见草而悦,见豺而战也。
既惧非所任,怨彼南路长。曹子建赠白马王诗曰:怨彼东路长。
千里既悠邈,路次限关梁。楚辞曰:关梁闭而不通。
仆夫罢远涉,车马困山冈。仆夫,已见上文。
深谷下无底,高岩暨穹苍。列子,夏革曰:渤海之东,有大壑焉,实惟无底之谷。杜预左氏传注曰:暨,至也。尔雅曰:穹苍,天也。
丰草停滋润,雾露沾衣裳。毛诗曰:湛湛露斯,在彼丰草。露沾衣裳,已见上文。
玄林结阴气,不风自寒凉。高唐赋曰:玄木冬荣。
顾瞻情感切,恻怆心哀伤。广雅曰:感,伤也。
士生则悬弧,有事在四方。礼记曰:国君太子,生三日,卜士负之,射人以桑弧蓬矢六,射天地四方。又,孔子曰:士使之射,不能则辞以疾,悬弧之义也。韩诗内传曰:男子生,桑弓蓬矢六,射上下四方,明当有事天地四方也。
安得恒逍遥,端坐守闺房。
引义割外情,内感实难忘。非有先生论曰:引义以正身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于是乎知有天道可必乎”:当重“天道”二字,是也。各本皆脱。

注“价人为藩”:袁本“为”作“维”。茶陵本作“惟”。案:“维”字是也。

羊质复虎文:袁本、茶陵本“复”作“服”,是也。


杂诗

五言

左太冲冲于时贾充征为记室,不就,因感人年老,故作此诗。

秋风何洌洌,白露为朝霜。毛诗曰: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
柔条旦夕劲,绿叶日夜黄。
明月出云崖,皦皦流素光。刘桢诗曰:皦月垂素光。
披轩临前庭,嗷嗷晨雁翔。轩,长廊之涜也。毛诗曰:鸿雁于飞,哀鸣嗷嗷。
高志局四海,块然守空堂。尸子曰:八极为局。淮南子曰:块然独处。
壮齿不恒居,岁暮常慨慷。广雅曰:岁,年也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冲于时”下至“故作此诗”:案:此二十字于例不类,非善之旧,必亦并五臣也,今无以考之。


杂诗

五言

张季鹰今书七志曰:张翰,字季鹰,吴郡人也。文藻新丽,齐王冏辟为东曹掾,睹天下乱,东归,卒于家。

暮春和气应,白日照园林。
青条若摠翠,黄华如散金。
嘉卉亮有观,顾此难久书。西京赋曰:嘉卉灌丛。尔雅曰:书,乐也。毛苌诗传曰:书,乐之久者也。
延颈无良涂,顿足托幽深。吕氏春秋曰:天下莫不延颈举踵。顿,犹止也。吴季重与曹丕书曰:虽云幽深,视险若夷。
荣与壮俱去,贱与老相寻。
欢乐不照颜,惨怆发讴吟。
讴吟何嗟及,古人可慰心。毛诗曰:啜其泣矣,何嗟及矣。又曰:我思古人,实获我心。又曰:仲山甫永怀,以慰其心。


杂诗十首

五言

张景阳

秋夜凉风起,清气荡暄浊。
蜻蛚吟阶下,飞蛾拂明烛。易通卦验曰:立秋,蜻蛚鸣。崔豹古今注曰:飞蛾,善拂灯火也。
君子从远役,佳人守茕独。君子,谓夫也。毛诗曰:未见君子。佳人,已见上文。
离居几何时,钻燧忽改木。离居,已见上文。论语曰:钻燧改火。礼含文嘉曰:燧人始钻木取火,炮生为熟。邹子曰:春取榆柳之火,夏取枣杏之火,季夏取桑柘之火,秋取柞楢之火,冬取槐檀之火。
房栊无行迹,庭草萋以绿。说文曰:栊,房室之疏也。古诗曰:秋草萋以绿。
青苔依空墙,蜘蛛网四屋。淮南子曰:穷谷之洿,生以苍苔。说文曰:练,练蝥也。魏文帝诗曰:蜘蛛绕户牖,野草当阶生。论衡曰:蜘蛛结丝以网飞虫,人之用计,安能过之。
感物多所怀,沈忧结心曲。古诗曰:感物怀所思。沈忧,已见上文。毛诗曰:乱我心曲。



大火流坤维,白日驰西陆。毛诗曰:七月流火。毛苌曰:火,大火也。淮南子曰:坤维在西南。又曰:斗指西南维为立秋。续汉书曰:日行西陆谓之秋。杜预左传注曰:陆,道也。
浮阳映翠林,回飙扇绿竹。阳,日也。
飞雨洒朝兰,轻露栖丛菊。
龙蛰暄气凝,天高万物肃。周易曰:龙蛇之蛰,以求伸也。礼记曰:仲秋之月,蛰虫坏户。广雅曰:凝,止也。楚辞曰:悲哉秋之为气,天高而气清。毛诗曰:九月肃霜。毛苌曰:肃,缩也。霜降而收缩万物也。尸子曰:西方为秋。秋,肃也。万物草木肃,敬礼之至也。
弱条不重结,芳蕤岂再馥。文子曰:冬冰可折,夏条可结,时难得而易失。
人生瀛海内,忽如鸟过目。史记,邹衍曰:中国名赤县中州也。中国外如赤县州者九,乃所谓九州也。于是有瀛海环之,人民禽兽莫能相通者,如一区中者,乃为一州。如此者九,乃有大瀛海环之。其外天地之外也。
川上之叹逝,前脩以自勖。论语,子在川上曰:逝者如斯。楚辞曰:蹇吾法夫前脩兮,非世俗之所服。蔡琰诗曰:竭心自勖厉。



金风扇素节,丹霞启阴期。西方为秋而主金。故秋风曰金风也。河图曰:昆仑山有五色水,赤水之气,上蒸为霞,阴而赫然。魏文帝芙蓉池诗曰:丹霞夹明月。
腾云似涌烟,密雨如散丝。
寒花发黄采,秋草含绿滋。
闲居玩万物,离群恋所思。闲居,已见上文。礼记,子夏曰:吾离群索居,亦已久矣。
案无萧氏牍,庭无贡公綦。汉书曰:萧育与朱博为友,著闻当世,时人为之语曰:萧、朱结绶,王、贡弹冠。往者有王阳、贡公。说文曰:牍,书版也。班婕妤赋曰:俯视兮丹墀,思君兮履綦。晋灼曰:綦,履迹也。
高尚遗王侯,道积自成基。周易曰:不事王侯,高尚其事。文子曰:积道德者,天与之,地助之。庄子曰:无为无治,谓之道基。
至人不婴物,馀风足染时。庄子曰:不离于真,谓之至人。又南伯子綦曰:吾与之乘天地之诚,而不以物与之相婴。



朝霞迎白日,丹气临汤谷。丹气,谓赤水之气也。淮南子曰:日出汤谷。
翳翳结繁云,森森散雨足。毛诗曰:曀曀其阴。毛苌曰:如常阴曀然。翳与曀古字通。论衡曰:初出为云,繁云为翳。蔡雍霖赋曰:瞻玄云之晻晻,悬长雨之森森。
轻风摧劲草,凝霜竦高木。楚辞曰:漱凝霜之纷纷。
密叶日夜疏,丛林森如束。
畴昔叹时迟,晚节悲年促。左氏传,羊斟曰:畴昔之羊,子为政。邹阳上书曰:至其晚节末路。
岁暮怀百忧,将从季主卜。史记曰:司马季主者,楚人也,卜于长安东市,宋忠与贾谊游于市中,谒司马季主,请卜。



昔我资章甫,聊以适诸越。章甫,以喻明德。诸越,以喻流俗也。庄子曰:宋人资章甫而适诸越,越人敦发文身,无所用之。司马彪曰:敦,断也。资,取也。章甫,冠名也。诸,于也。尔雅曰:适,往也。
行行入幽荒,欧骆从祝发。史记曰:东海王摇者,其先越王勾践之后也,姓驺氏。摇率越人佐汉,汉立摇为东海王,都东瓯,世俗号为东瓯王。徐广曰:驺一作骆。穀梁传曰:吴,夷狄之国,祝发文身。范甯曰:祝,断也。郑玄毛诗曰:从,随也。
穷年非所用,此货将安设?冠无所设,以喻德无所效也。西京赋曰:穷年忘归。
瓴甋夸玙璠,鱼目笑明月。言流俗之失也。尔雅曰:瓴甋谓之甓。左氏传曰:季平子卒,阳虎将以玙璠敛。雒书曰:秦失金镜,鱼目入珠。明月珠,已见上文。
不见郢中歌,能否居然别?
阳春无和者,巴人皆下节。宋玉对问曰:客有歌于郢中者,其始曰下里巴人,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;其为阳春白雪,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。是其曲弥高者,其和弥寡。尹文子曰:形之与名,居然别矣。楚辞曰:揽𬴂辔而下节。
流俗多昏迷,此理谁能察!礼记曰:不从流俗。郑玄曰:流俗,失俗也。



朝登鲁阳关,狭路峭且深。庾仲雍荆州记曰:其北有四关,鲁阳、伊关之属也。
流涧万馀丈,围木数千寻。郦元水经注曰:鲁阳关水出鲁阳关分头山。说苑曰:齐王曰:大国之树必巨围。应劭汉书注曰:八尺曰寻。
咆虎响穷山,鸣鹤聒空林。说文曰:咆,嗥也。杜预左传注曰:聒,讙也。
凄风为我啸,百籁坐自吟。汉书,息夫躬绝命辞曰:秋风为我吟。庄子,子游曰:地籁则众窍是。无故自吟曰坐也。
感物多思情,在险易常心。
朅来戒不虞,挺辔越飞岑。刘向七言曰:朅来归耕永自疏。周易曰:君子以治戎器戒不虞。
王阳驱九折,周文走岑崟。汉书曰:琅邪王阳为益州刺史,行部至邛僰九折阪,叹曰:奉先人遗体,柰何数乘此险?以病去。及王遵为刺史,至其阪,问吏曰:此非王阳所畏道耶?吏对曰:是。遵叱其驭曰:驱之。王阳为孝子,王遵为忠臣,然此言王阳驱九折,盖驱马而去之也。公羊传曰:百里奚与蹇叔子送其子而戒之曰:尔即死,必殽之𫷷岩,是文王之所避风雨者也。何休曰:其处阻险,故文王过之,驱驰常若避风雨也。
经阻贵勿迟,此理著来今。汉书,杜业上书曰:深思往事,以戒来今。



此乡非吾地,此郭非吾城。
羁旅无定心,翩翩如悬旌。左氏传,陈敬仲曰:羁旅之臣。战国策,楚王曰:寡人心摇摇然如悬旌,终无所泊。
出睹军马阵,入闻鞞鼓声。礼记曰:君子听鼓鞞之声,则思将帅之臣。阵或为尘。周礼注曰:鞞,小鼓也。
常惧羽檄飞,神武一朝征。汉书,高祖曰:吾以羽檄征天下兵。班固汉书高纪述曰:实天生德,聪明神武。
长铗鸣鞘中,烽火列边亭。楚辞曰:带长铗之陆离。王逸曰:长铗,剑名也。曹植结客篇曰:利剑鸣手中,一击两尸僵。说文曰:烽燧候表,边有警则举也。
舍我衡门依,更被缦胡缨。毛诗曰:衡门之下,可以栖迟。庄子,赵太子悝曰:吾王所好剑士,皆蓬头突鬓,垂缦胡之缨。
畴昔怀微志,帷幕窃所经。帷,谓谋于帷帐也。兵书曰:将军于营张幕也。
何必操干戈,堂上有奇兵。吕氏春秋曰:士尹鲶为荆使于宋。司城子罕觞之。南面之墙犨于其前而不直,西家潦注于庭下而不止。问其故,子罕曰:南家,鞔工也,吾徙之。其父曰:吾恃鞔而食三叶矣,今徙,求鞔者不知吾处,吾将不食,故不徙也。西家高,吾宫卑,潦注吾宫也今,故不禁也。荆适兴兵攻宋,尹鲶归谏而止。孔子闻之曰:夫修之庙堂之上,折冲千里之外,其司城子罕之谓乎?高诱曰:犨,出也。鞔,履也。孙武兵法曰:奇正还相生,若环之无端也。
折冲樽俎间,制胜在两楹。晏子春秋曰:晋平公使范昭观齐国政,景公觞之。范昭起曰:愿得君之樽为寿。公令左右酌樽以献,晏子命彻去之。范昭不悦而起觯,顾太师曰:为我奏成周之乐。太师曰:盲臣不习也。范昭归,谓平公曰:齐未可并,吾欲试其君,晏子知之;吾欲犯其乐,太师知之。于是辍伐齐谋。孔子闻之曰:善哉,不出樽俎之间,而折冲千里之外,晏子之谓也。高诱吕氏春秋注曰:折冲者,冲车所以冲突也,敌之军能陷破也;欲攻己者,折还其冲车于千里之外,不敢来也。孙子兵法曰:水因地而制行,兵因敌而制胜,李奇汉书注曰:制,折也。汉书,杜邺说王音曰:所接虽在楹阶俎豆之间,其于为国折冲厌难,岂不远哉!两楹,宾主之位也。
巧迟不足称,拙速乃垂名。孙子兵法曰:兵闻拙速,不睹工久。陆贾新语曰:建大功于天下者,必垂名于万世也。



述职投边城,羁束戎旅间。尚书大传曰:古者诸侯之于天子,五年一朝,见其身,述其职。述其职者,述其所职也。长杨赋曰:永无边城之患。
下车如昨日,望舒四五圆。下车,已见上文。楚辞曰:前望舒使先驱。王逸曰:望舒,月御。
借问此何时?胡蝶飞南园。庄子曰:庄周梦为胡蝶,栩栩然。司马彪曰:蝶,蛱蝶也。
流波恋旧浦,行云思故山。
闽越衣文蛇,胡马愿度燕。汉书曰:汉立无诸为闽越王,王闽中。苏武书曰:越人衣文蛇,代马依北风。君子于其国也,凄怆伤于心。度燕,即依北风也。
土风安所习?由来有固然。左氏传,晋侯曰:锺仪乐操土风。东京赋曰:凡人心是所学,体安所习。鲁连子,谭子曰:物之必至,理固然也。



结宇穷冈曲,耦耕幽薮阴。论语曰:长沮、桀溺耦而耕。郑玄周礼注曰:薮,大泽也。
荒庭寂以闲,幽岫峭且深。
凄风起东谷,有渰兴南岑。毛诗曰:有渰萋萋,兴雨祁祁。毛苌曰:渰,云兴貌。渰与弇同,音奄。说文曰:山有穴曰岫。
虽无箕毕期,肤寸自成霖。尚书曰:月之从星,则以风雨。孔安国曰:月□经于箕则多风,离于毕则多雨。公羊传曰:触石而出,肤寸而合,不崇朝而遍天下者,唯太山云也。何休曰:肤寸,四指为肤。
泽雉登垄雊,寒猿拥条吟。庄子曰:泽雉十步一啄,百步一饮。
溪壑无人迹,荒楚郁萧森。长笛赋曰:人迹罕到。说文曰:森林,丛木也。
投耒循岸垂,时闻樵采音。左氏传曰:楚公子弃疾过郑,楚刍牧樵采不入田,不樵树,不采蓺。杜预曰:蓺,种也。
重基可拟志,回渊可比心。春秋运斗枢曰:山者地基。顾子曰:登高使人意遐,临深使人志清。
养真尚无为,道胜贵陆沈。曹植辨问曰:君子隐居以养真也。王逸楚辞注曰:守真,玄默也。庄子曰:天无为以之清,地无为以之宁,故两无为相合,万物皆化,人孰得无为哉。韩子解老子曰:所以贵无为无思为虚者,谓其意无所制也。慎子曰:夫道,所以使贤无柰不肖何也,所以使智无柰愚何也,若此则谓之道胜矣。又曰:道胜则名不彰。庄子曰:孔子之楚,舍于蚁丘之浆,其邻有夫妻臣妾登极者,仲尼曰:是陆沈者也,是其市南宜僚邪!郭象曰:人中隐者,譬如无水而沈也。
游思竹素园,寄辞翰墨林。风俗通曰:刘向为孝成皇帝典校书籍,皆先书竹为易刊定,可缮写者以上素也。今东观书,竹素也。归田赋曰:挥翰墨以奋藻。长杨赋曰:籍翰林以为主人。



黑蜧跃重渊,商羊舞野庭。淮南子曰:牺牛骍毛,宜于庙牲。其于致雨,不若黑蜧。高诱曰:黑蜧,黑蛇也,潜于神泉,能致云雨。家语曰:齐有一足之鸟,飞集公朝,下止于殿前,舒翅而跳。齐侯大怪之,使使聘鲁,访诸孔子。孔子曰:此名曰商羊,水祥也。昔童儿有屈其一脚,振讯两臂而跳,且谣曰:天将大雨,商羊鼓觯。今齐有之,其应至矣。告趣治沟渠,修堤防,将有大水为灾。须臾大霖,水溢汎诸国,伤害民人,唯齐备不败也。
飞廉应南箕,丰隆迎号屏。楚辞曰:后飞廉兮使奔属。飞廉,风伯也。楚辞曰:吾令丰隆乘云兮。王逸曰:丰隆,云师也。楚辞曰:屏号起雨,何以兴之?王逸曰:屏,屏翳,雨师名也。号,呼也。兴,起也。言雨师呼则云起而雨下也。
云根临八极,雨足洒四溟。淮南子曰:八纮之外有八极,八极之云,是雨天下。高诱曰:八极,八方之极也。四溟,四海也。
霖沥过二旬,散漫亚九龄。言今赋雨霖沥,已过二旬,水流散漫,亚乎九龄也。郑玄诗谱曰:尧之末,洪水九年,万国不粒。
阶下伏泉涌,堂上水衣生。高诱淮南子注曰:苍苔,水衣也。
洪潦浩方割,人怀昏垫情。尚书曰:汤汤洪水方割。孔安国曰:割,害也。水方为害也。尚书,禹曰:洪水滔天,浩浩怀山襄陵,下民昏垫。孔安国曰:昏,瞀;垫,溺。皆病水灾。
沈液漱陈根,绿叶腐秋茎。漱,荡也。郑玄毛诗笺曰:陈根可拔。
里无曲突烟,路无行轮声。汉书,徐福上书曰:曲突徙薪无恩泽。
环堵自颓毁,垣闾不隐形。礼记曰:儒有环堵之室。广雅曰:墉,垣墙也。释名曰:墉,容也。所以蔽隐形容也。
尺烬重寻桂,红粒贵瑶琼。说文曰:烬,薪也。战国策曰:苏秦之楚,三月乃得见王,谈卒辞行,楚王曰:先生不远千里而临寡人,曾弗肯留,愿闻其说。对曰:楚国食贵于玉,薪贵于桂,谒者难见于鬼,王难见于帝。今令臣食玉炊桂,因鬼见帝,其可得乎?汉书曰:太仓之粟,红腐而不可食也。
君子守固穷,在约不爽贞。论语曰:子路愠见曰:君子亦有穷乎?子曰:君子固穷。左氏传,晋成𩹲曰:居利思义,在约思纯。尔雅曰:爽,差也。周易曰:贞,正也。
虽荣田方赠,惭为沟壑名。说苑曰:子思居卫,缊袍无里,二旬九食。田子方使人遗狐白之裘,恐其不受,因谓之曰:吾假人遂忘之,吾与人如弃之。子思辞曰:伋闻忘与不如遗弃物于沟壑,伋虽贫,不忍身为沟壑,故不敢当。卒不肯受。
取志于陵子,比足黔娄生。孟子章句曰:陈仲子岂不诚廉士哉!居于陵,三日不食,耳无闻,目无见,井上有李实,螬食者过半矣,匐匍往,将而食之,三咽,然后耳有闻,目有见也。仲子织屦,妻辟纑以易之。刘熙曰:陈仲子,齐一介士也。螬,虫也。李实有虫食之过半,言仲子目无见也。仲子自织屦,妻纺纑,以易食也。缉续其麻曰辟,练丝曰纑也。列女传曰:黔娄先生死,曾子吊之曰:先生何以为谥?妻曰:以康为谥。曾子曰:先生在时,食不充虚,衣不盖形,何乐于此,而谥为康乎?妻曰:先生,君尝欲授之政,以为国相,而辞不为,是其有馀贵也;君尝赐之粟三十锺,先生不受,是其有馀富也;其谥为康不宜何也?皇甫谥高士传曰:黔娄先生者,齐人也,修清节,不求进。

文选考异

回飙扇绿竹:案:“飙”当作“猋”。茶陵本云五臣作“飙”。袁本云善作“猋”。尤误以五臣乱善也。“猋”、“飙”同字,鲍明远放歌行注云“尔雅,或为此猋。飙与猋同,古字通也”。古诗十九首注云“尔雅,或为此飙”。园葵诗“岁暮商猋飞”与此,善皆不更注,因前已详也。五臣一概尽改“猋”为“飙”,非。馀仿此求之。

注“名赤县中州也”:“中”,“神”误,是也。各本皆误。

注“无为无治”:袁本下“无”字作“而”,是也。茶陵本亦误“无”。

注“如常阴曀然”:案:“曀”字当重。各本皆脱。

欧骆从祝发:案:“欧”当作“瓯”。茶陵本云五臣作“瓯”。袁本云善作“欧”。详二本注中皆为“瓯”字,是。善亦作“瓯”。各本所见正文“欧”乃传写误。考史记东越列传作“瓯”,汉书同,不得作“欧”也。

注“郑玄毛诗曰”:茶陵本“诗”下有“笺”字,是也。何校添,陈同。袁本亦脱。

注“及王遵为刺史”:注中“遵”并当作“尊”。案:此依汉书校,各本皆作“遵”。汉高祖功臣颂注引王遵赞,似善不与颜同也。

入闻鞞鼓声:袁本、茶陵本有校语云“闻”,善作“闲”。案:“闲”字为传写伪,自不待言,此必尤校改正之。

舍我衡门依:袁本、茶陵本“依”作“衣”,云善作“依”。何校云当从五臣作“衣”。案:五臣之作“衣”,其所注有明文,而此字善不注,仍无以考之。但“依”字于义未当,恐各本所见亦传写伪耳。

注“潦注吾宫也今”:案:“今”当作“利”。各本皆伪。此所引在吕氏春秋召类篇。

有渰兴南岑:据注“渰”与“弇”同,则诗中“渰”字当作“弇”,兼有三十一卷江文通拟张黄门诗并注参证。案:所校是也。“弇”字见释文。又韩诗作“弇”,见外传,王伯厚诗考中采之。杂体诗,袁、茶陵二本校语云五臣作“渰”,彼良注及此向注皆是“渰”字。必五臣因“渰与弇同”之语,改此为“渰”。后来以之乱善,遂失著校语也。

注“月□经于箕”:袁本、茶陵本无空格,此初有衍字而去之。

注“楚刍牧”:茶陵本“楚”作“禁”,是也。袁本亦误“楚”。

注“练丝曰纑也”:袁本、茶陵本“丝”作“麻”,是也。


PD-icon.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,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,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。

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0-05-10 14:07,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

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文库(wikisource.org),遵循 维基百科:CC BY-SA 3.0协议

javascript:;

万维文库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,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,您还可以直接访问维基文库官方网站


顶部

如果本页面有数学、化学、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,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