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维文档

《昭明文选/卷24》

 卷二十三 昭明文选
卷二十四
卷二十五 

赠答

诗丙

赠答二

赠徐干

五言

主条目:赠徐干

曹子建

惊风飘白日,忽然归西山。夫日丽于天,风生乎地,而言飘者,夫浮景骏奔,倏焉西迈,馀光杳杳,似若飘然。古步出夏门行曰:行行复行行,白日薄西山。
圆景光未满,众星粲以繁。圆景,月也。论衡曰:日月之体,状如正圆。郑玄毛诗笺曰:景,明也。释名曰:望,月满之名也。论语曰:众星共之。广雅曰:粲,明也。
志士营世业,小人亦不闲。论语,子曰:志士仁人,无求生以害人。孔丛子曰:仲尼大圣,自兹以降,世业不替。
聊且夜行游,游彼双阙间。
文昌郁云兴,迎风高中天。刘渊林魏都赋注曰:文昌,正殿名也。广雅曰:郁,出也。尔雅曰:兴,起也。地理书曰:迎风观在邺。列子曰:周穆王筑台号曰中天之台。
春鸠鸣飞栋,流猋激棂轩。尔雅曰:扶摇,谓之飙。郭璞曰:暴风从上下者。猋与飙同,古字通。说文曰:棂,楯间子也。徐干齐都赋曰:窗棂参差景纳阳。轩,长廊之有窗也。
顾念蓬室士,贫贱诚足怜。蓬室士,谓徐干也。苍颉篇曰:顾,旋也。列子曰:北宫子庇其蓬至,若广厦之荫。
薇藿弗充虚,皮褐犹不全。墨子曰:古之人其为食也。足以增气充虚而已。郑玄周礼注曰:充,足也。淮南子曰:贫人冬则羊裘短褐,不掩形也。
忼慨有悲心,兴文自成篇。说文曰:忼慨,壮士不得志于心也。郑玄考工记注曰:兴,发也。
宝弃怨何人?和氏有其愆。宝,以喻干。和氏,喻知己也。韩子曰:楚人和氏得璞玉于楚山之中,奉而献之武王,武王使玉人相之。玉人曰:石也。跀和氏左足。武王薨,成王即位,和又献之。玉人又曰:石也。跀其右足。成王薨,文王即位,和乃抱璞而哭于楚山之下,王使玉人理其璞而得宝焉,遂名曰和氏之璧。跀音刖。孔安国尚书传曰:愆,过也。
弹冠俟知己,知己谁不然?言欲弹冠以俟知己,知己谁不同于弃宝,而能相万乎?汉书曰:萧育与朱博友,往者有王阳、贡公,故长安语曰:萧、朱结绶,王、贡弹冠。晏子春秋,越石父曰:士者申乎知己。
良田无晚岁,膏泽多丰年。良田、膏泽,喻有德也。无晚岁、多丰年,喻必荣也。汉书曰:翟义请陂下良田。国语,子馀曰:君若膏泽之,使能成嘉谷。毛诗曰:丰年穰穰。
亮怀玙璠美,积久德逾宣。尔雅曰:亮,信也。苍颉篇曰:怀,抱也。左氏传曰:季平子行东野,还未至,卒于房。阳虎将以玙璠敛。杜预曰:玙璠,美玉,君所佩也。玙音馀。璠音烦。
亲交义在敦,申章复何言!庄子曰:亲交益疏。孔安国尚书传曰:敦,厚也。又曰:申,重也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而能相万乎”:何校“万”改“荐”,陈同。各本皆伪。

赠丁仪

五言集云与都亭侯丁翼,今云仪,误也。魏略曰:丁仪,字正礼。太祖辟仪为掾。

主条目:赠丁仪

曹子建

初秋凉气发,庭树微销落。汉书,孝武伤李夫人赋曰:桂枝落而销亡。
凝霜依玉除,清风飘飞阁。楚辞曰:漱凝霜之纷纷。字书曰:凝,冰坚也。玉除,阶也。说文曰:除,殿阶也。西都赋曰;玉除彤庭。又曰:脩涂飞阁。
朝云不归山,霖雨成川泽。广雅曰:八月浮云不归。左氏传曰:凡雨自三日已往为霖。
黍稷委畴陇,农夫安所获?王逸楚辞注曰:委,弃也。说文曰:畴,耕治之田也。毛诗曰:帅时农夫。
在贵多忘贱,为恩谁能博?言俗之常情也。
狐白足御冬,焉念无衣客?言服狐白者不念无衣,以喻处尊贵者多忘贫贱也。晏子春秋曰:景公之时,雨雪三日,公被狐白之裘,坐于堂侧,谓晏子曰:雨雪三日,天下不寒,何也?晏子曰:贤君饱知人饥,温知人寒。楚辞曰:无衣裘以御冬。毛诗曰:无衣无褐,何以卒岁?
思慕延陵子,宝剑非所惜。言延陵不欺于死,而况其生者乎?故己思慕之,冀异于俗也。新序曰:延陵季子将西聘晋,带宝剑以过徐君,徐君不言而色欲之。季为有上国之事,未献也,然心许之矣。致使于晋,顾反,则徐君死,于是以剑带徐君墓树而去。广雅曰:惜,爱也。
子其宁尔心,亲交义不薄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玉除彤庭”:案:“除”当作“阶”。各本皆伪。但引以注“玉”字,其“除”即是“阶”,上已注讫。不知者用正文“玉除”改之,非也。后赠何劭王济诗注引不误,亦可证。或又因此欲改西都赋作“除”,则益非矣。

赠王粲

五言

主条目:赠王粲

曹子建

端坐苦愁思,揽衣起西游。古诗曰:揽衣起徘徊。
树木发春华,清池激长流。
中有孤鸳鸯,哀鸣求匹俦。鸳鸯,喻粲也。毛苌诗传曰:鸳鸯,匹鸟也。楚辞曰:览可与兮匹俦。
我愿执此鸟,惜哉无轻舟。言愿执鸟而无轻舟,以喻己之思粲而无良会也。贾逵国语注曰:惜,痛也。战国策,苏代曰:水浮轻舟。
欲归忘故道,顾望但怀愁。傅毅七激曰:无物可乐,顾望怀愁。郑玄毛诗笺曰:回首曰顾。
悲风鸣我侧,羲和逝不留。楚词曰:哀江介之悲风。又曰:吾令羲和弭节兮。王逸曰:羲和,日御也。墨子曰:时不可及,日不可留。
重阴润万物,何惧泽不周?重阴,以喻太祖。蔡邕月令章句曰:阴者,密云也。
谁令君多念,自使怀百忧。毛诗曰:我生之后,逢此百忧。

文选考异

揽衣起西游:袁本“揽”下有校语云善作“搅”。茶陵本则云五臣作“搅”。案:此悉传写误耳,无论善自作“揽”,即五臣亦未始作“搅”也。

又赠丁仪王粲

五言集云:答丁敬礼、王仲宣。翼字敬礼,今云仪,误也。

主条目:又赠丁仪王粲

曹子建

从军度函谷,驱马过西京。魏志曰:建安二十年,公西征张鲁。汉书,弘农县故秦函谷关。毛诗曰:驱马悠悠。
山岑高无极,泾渭扬浊清。毛苌诗传曰:泾、渭相入,而清浊异。
壮哉帝王居,佳丽殊百城。汉书曰:高祖南过曲逆,曰:壮哉县。高诱战国策注曰:佳,大也。丽,美也。谢承后汉书曰:黄琬拜豫州,威迈百城。
员阙出浮云,承露概泰清。西京赋曰:圜阙竦以造天。淮南子曰:魏阙之高,上际青云。西都赋曰:抗仙掌与承露。广雅曰:扢,摩也。概与扢同,古字通。鹖冠子曰:上及泰清,下及太宁。
皇佐扬天惠,四海无交兵。皇佐,太祖也。边让章华赋曰:建皇佐之高勋,飞仁声之显赫。左氏传,箴尹克黄曰:君,天也。家语,孔子曰:君惠臣忠。楚汉春秋,吴广说陈涉曰:王引兵西击,则野无交兵。
权家虽爱胜,全国为令名。权家,兵家也。史记曰:吕尚其事多兵权与奇计。孙子兵法曰:用兵法,全国为上,破国次之。左氏传,子产曰:令名,德之舆也。郑玄礼记注曰:名,令闻也。
君子在末位,不能歌德声。君子,谓丁、王也。琴操曰:古者君子在位,役不逾时。德声,谓太祖令德之声也。
丁生怨在朝,王子欢自营。
欢怨非贞则,中和诚可经。言欢怨虽殊,俱非忠贞之则,惟有中和乐职,诚可谓经也。汉书,王襄使王褒作中和乐职宣布诗。如淳曰:言王政中和,在官者乐其职。郑玄周礼注曰:经,法也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西都赋曰”:袁本、茶陵本“赋”作“宾”,是也。又后赠张华答何劭诗注皆然。

注“抗仙掌与承露”:茶陵本“抗”作“扢”。案:涉下而误也。袁本作“抗”,与此同,不误。引之但注“承露”,其以下方注“概”字,或因据此误字反欲改西都赋,则谬矣。聊出之于尤本,无施也。“与”,赋作“以”。

赠白马王彪

五言魏志曰:楚王彪,字朱虎,武帝子也。初封白马王,后徙封楚。集曰:于圈城作。又曰:黄初四年五月,白马王、任城王与余俱朝京师,会节气,日不阳,任城王薨。至七月,与白马王还国。后有司以二王归蕃,道路宜异宿止,意毒恨之。盖以大别在数日,是用自剖,与王辞焉,愤而成篇。

主条目:赠白马王彪

曹子建

谒帝承明庐,逝将归旧疆。陆机洛阳记曰:承明门,后宫出入之门,吾常怪谒帝承明庐,问张公,云:魏明帝作建始殿,朝会皆由承明门。毛诗曰:逝将去汝。旧疆,鄄城也。时植虽封雍丘,仍居鄄城。
清晨发皇邑,日夕过首阳。陆机洛阳记曰:首阳山在洛阳东北,去洛二十里。
伊洛广且深,欲济川无梁。楚词曰:道壅塞而不达,江河广而无梁。
汎舟越洪涛,怨彼东路长。国语曰:秦汎舟于河。西京赋曰:起洪涛而扬波。
顾瞻恋城阙,引领情内伤。其一。毛诗曰:顾瞻周道。又曰:在城阙兮。左氏传,穆叔谓晋侯曰:引领西望,曰庶几乎!楚词曰:永怀兮内伤。

太谷何寥廓,山树郁苍苍。薛综东京赋注曰:太谷在洛阳西南。风俗通曰:泰山松树,郁郁苍苍。
霖雨泥我涂,流潦浩纵横。魏志曰:黄初四年七月,大雨,伊、洛溢流。毛苌诗传曰:行潦,流潦也。
中逵绝无轨,改辙登高岗。毛诗曰:肃肃兔罝,施于中逵。广雅曰:轨,迹也。
脩阪造云日,我马玄以黄。其二。毛诗曰:陟陂高冈,我马玄黄。毛苌曰:玄马病则黄。

玄黄犹能进,我思郁以纡。楚词曰:愿假簧以舒忧,志纡郁其难释。王逸曰:纡,屈也。郁,愁也。
郁纡将难进,亲爱在离居。楚词曰:将以遗兮离居。
本图相与偕,中更不克俱。毛苌诗传曰:偕,俱也。
鸱枭鸣衡扼,豺狼当路衢。鸱枭、豺狼,以喻小人也。毛诗曰:懿厥哲妇,为枭为鸱。汉书,杜文谓孙宝曰:豺狼当路,不宜复问狐狸。公羊传曰:楚庄王伐郑,放乎路衢。何休注曰:路衢,郭内衢也。
苍蝇间白黑,谗巧令亲疏。毛诗曰:营营青蝇,止于樊。郑玄曰:蝇之为虫,污白使黑,污黑使白。喻佞人变乱善恶也。广雅曰:间,毁也。
欲还绝无蹊,揽辔止踟蹰。其三。楚辞曰:揽𬴂辔而下节。毛诗曰:搔首踟蹰。

踟蹰亦何留?相思无终极。汉书,息夫躬绝命词曰:嗟若是欲何留也。
秋风发微凉,寒蝉鸣我侧。蔡邕月令章句曰:寒蝉应阴而鸣,鸣则天凉,故谓之寒蝉也。
原野何萧条,白日忽西匿。楚辞曰:山萧条而无兽。又曰:日杳杳而西颓。
归鸟赴乔林,翩翩厉羽翼。毛诗曰:翩翩者鵻。厉,疾貌。
孤兽走索群,衔草不遑食。尚书曰:不遑暇食。
感物伤我怀,抚心长太息。其四。广雅曰:感,伤也。古诗曰:感物怀所思。列子曰:师襄乃抚心高蹈。楚辞曰:长太息以掩涕。

太息将何为?天命与我违。郑玄周易注曰:命,所受天命也。楚辞曰:属天命而委之咸池。王逸曰:咸池,天神也。古诗曰:同袍与我违。毛苌诗传曰:违,离也,谓不耦也。
奈何念同生,一往形不归。魏志曰:武皇帝卞皇后生任城王彰、陈思王植。左氏传曰:郑罕、驷、丰同生。杜预曰:罕,子皮。驷,子皙。丰,公孙段也。三家本同母兄弟也。汉书,武帝诏曰:梁王亲慈同生,愿以邑分弟。
孤魂翔故城,魏志城作域。灵柩寄京师。汉书,贡禹上书曰:骸骨弃捐,孤魂不归。
存者忽复过,亡没身自衰。
人生处一世,去若朝露晞。汉书,李陵谓苏武曰:人生如朝露,何久自苦如此!薤露歌曰:薤上零露何易晞!毛苌诗传曰:晞,干也。
年在桑榆间,影响不能追。日在桑榆,以喻人之将老。东观汉记,光武曰: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。仲长子昌言曰:捷疾驰影响人间也。
自顾非金石,咄唶令心悲。其五。郑玄毛诗笺曰:顾,念也。古诗曰:人生非金石,岂能长寿考?说文曰:咄,叱也,丁兀切。声类曰:唶,大呼也,子夜切。言人命叱呼之间,或至夭丧也。

心悲动我神,弃置莫复陈。
丈夫志四海,万里犹比邻。
恩爱苟不亏,在远分日亲。邓析子曰:远而亲者,志相应也。分,犹志也。
何必同衾帱,然后展殷勤。毛诗曰:抱衾与裯。毛苌曰:衾,被也。郑玄曰:裯,床帐也。帱与裯古字同。
忧思成疾疹,无乃儿女仁。毛诗曰:心之忧矣,疹如疾首。史记曰:吕公谓吕媪曰:非儿女之所知。又,韩信谓汉祖曰:项王所谓妇人之仁也。
仓卒骨肉情,能不怀苦辛。其六。李陵书曰:前书仓卒。骨肉,谓兄弟也。苏子卿诗云:骨肉缘枝叶。古诗又曰:轗轲长苦辛。

苦辛何虑思?天命信可疑。
虚无求列仙,松子久吾欺。班固楚辞序曰:帝阍宓妃,虚无之语。论衡曰:传称赤松、王乔好道为仙,度世不死,是又虚也。魏武帝善哉行曰:痛哉世人,见欺神仙。
变故在斯须,百年谁能持?汉书,谷永曰:三郡所奏,皆有变故。郑玄周礼注曰:故,灾也。礼记,君子曰:礼乐不可斯须去身。郑玄曰:斯须,犹须臾也。古诗曰:生年不满百。吕氏春秋曰:人之寿久不过百。
离别永无会,执手将何时?蔡琰诗曰:念别无会期。毛诗曰: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王其爱玉体,俱享黄发期。七发曰:太子玉体不安。东汉观记,太子执报桓荣书曰:君慎疾加餐,重爱玉体。杜预左氏传注曰:享,受也。尚书曰:询兹黄发。
收泪即长路,援笔从此辞。其七。韩诗外传曰:孙叔敖治楚三年,而楚国霸。楚史援笔而书于策。苏武诗曰:去去从此辞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日不阳”:袁本、茶陵本“日不”作“到洛”,是也。

郁纡将难进:茶陵本云“难进”,五臣作“何念”。袁本云善作“难进”。何校云“难进”当从魏氏春秋作“何念”。案:此恐善本传写有误。

踟蹰亦何留:袁本、茶陵本云“何”善作“可”。案:二本所见非也,善自作“何”,注有明文,此不误,或尤校改之也。

孤魂翔故城注“魏志城作域”:袁本、茶陵本无注“魏志城作域”五字,正文皆作“域”。茶陵本有校语云善作“城”。袁本无。案:“魏志城作域”五字当是,或记于旁,尤误取添入注,故此处脩改之迹尚存也。善作“城”,无明文,恐尤及茶陵所见传写有误,而袁所见为未误也。

注“太子执报桓荣书曰”:案:“执”字不当有。各本皆衍。太子,汉明帝也,在范蔚宗书桓荣传。

赠丁翼

五言文士传曰:翼字敬礼,仪之弟也,为黄门侍郎。

主条目:赠丁翼

曹子建

嘉宾填城阙,丰膳出中厨。郑玄礼记注曰:填,满也。毛诗曰:我有嘉宾。城阙,已见上文。吾与二三子,曲宴此城隅。论语,子曰:二三子以我为隐乎?吾无隐乎尔。毛诗曰:俟我于城隅。
秦筝发西气,齐瑟扬东讴。楚辞曰:挟秦筝而弹征。歌录有美女篇齐瑟行。史记,苏秦说秦王曰:临菑甚富,其民无不吹竽鼓瑟。说文曰:讴,齐歌也。
肴来不虚归,觞至反无馀。
我岂狎异人?朋友与我俱。毛诗曰:岂伊异人?兄弟匪他。尔雅曰:狎,习也。毛诗序曰:伐木,燕朋友故旧也。
大国多良材,譬海出明珠。礼斗威仪曰:其君乘金而王,则江海出大贝明珠。
君子义休偫,小人德无储。言君子之义,美而且具。小人之德,寡而无储也。说文曰:偫,待也。一曰具也。储,谓蓄积之以待无也。
积善有馀庆,荣枯立可须。周易曰:积善之家,必有馀庆。孔安国尚书传曰:须,待也。
滔荡固大节,世俗多所拘。淮南子曰:使神滔荡而不失其充。又曰:曲士不可与语至道,拘于俗而束于教。
君子通大道,无愿为世儒。论衡曰:说经者为世儒。

文选考异

世俗多所拘:袁本、茶陵本“世”作“时”,是也。

赠秀才入军五首

四言。集云:兄秀才公穆入军赠诗。刘义庆集林曰:嵇熹,字公穆,举秀才。

嵇叔夜

良马既闲,丽服有晖。毛诗曰:良马四之。又曰:君子之马,既闲且驰。郑玄曰:闲,习也。广雅曰:丽,好也。杨雄反骚曰:素初贮厥丽服兮。
左揽繁弱,右接忘归。新序曰:楚王载繁弱之弓,忘归之矢,以射兕于云梦。
风驰电逝,蹑景追飞。四子讲德论曰:风驰雨集,杂袭并至。孙该琵琶赋曰:飘风电逝,舒疾无方。七启曰:忽蹑景而轻骛。
凌厉中原,顾盼生姿。刘歆遂初赋曰:登句注以凌厉。广雅曰:凌,驰也。厉,上也。风俗通曰:颜色厚所顾盼,若以亲密也。
携我好仇,载我轻车。毛诗曰:君子好仇。
南凌长阜,北厉清渠。广雅曰:凌,乘也。王逸楚辞注曰:厉,度也。
仰落惊鸿,俯引渊鱼。
盘于游田,其乐只且。西京赋曰:盘于游畋,其乐只且。




轻车迅迈,息彼长林。
春木载荣,布叶垂阴。
习习谷风,吹我素琴。毛诗曰:习习谷风。秦嘉妇徐氏书曰:芳香既珍,素琴又好。
咬咬黄鸟,顾畴弄音。毛诗曰:交交黄鸟。古歌曰:黄鸟鸣相追,咬咬弄好音。
感悟驰情,思我所钦。古诗曰:驰情整中带。
心之忧矣,永啸长吟。毛诗曰:心之忧矣,我歌且谣。杜笃连珠曰:能离光明之显,长吟永啸。




浩浩洪流,带我邦畿。毛苌诗传曰:畿,疆也。
萋萋绿林,奋荣扬晖。
鱼龙瀺灂,山鸟群飞。乐动声仪曰;风雨动鱼龙,仁义动君子。上林赋曰:瀺灂霣坠。刘向七言曰:山鸟群鸣我心怀。
驾言出游,日夕忘归。毛诗曰:驾言出游。楚辞曰:日将暮兮怅忘归。
思我良朋,如渴如饥。毛诗曰:每有良朋。曹植责躬诗曰:迟奉圣颜,如渴如饥。
愿言不获,怆矣其悲。张衡诗曰:愿言不获,终然永思。曹植责躬诗曰:心之云慕,怆矣其悲。




息徒兰圃,秣马华山。兰圃,蕙圃也。毛诗曰:之子于归,言秣其马。毛苌诗传曰:秣,养也。华山,山有光华也。
流磻平皋,垂纶长川。说文曰:磻,以石著弋缴也。郑玄毛诗笺曰:钓者,以丝为之纶。
目送归鸿,手挥五弦。汉书曰:周亚夫趋出,上以目送之。归田赋曰:弹五弦于妙指。
俯仰自得,游心泰玄。楚辞曰:漠虚静以恬愉兮,澹无为而自得。泰玄,谓道也。淮南子曰:自得者,全其身者也。全其身,则与道为一矣。
嘉彼钓叟,得鱼忘筌。庄子曰:庄子钓于濮水之上。又曰:筌者,所以得鱼也,得鱼而忘筌。蹄者,所以在兔也,得兔而忘蹄。言者,所以在意也,得意而忘言。吾焉得夫忘言之人而与之言哉?
郢人逝矣,谁与尽言?庄子曰:庄子送葬,过惠子之墓,顾谓从者曰:郢人垩漫其鼻端,若蝇翼,使匠石斲之,匠石运斤成风,声而斲之,尽垩而鼻不伤,郢人立不失容。宋元君闻之,召匠石曰:尝试为寡人为之。匠石曰:臣则当能斲之。虽然,臣质死久矣。自夫子之死也,吾无以为质矣,吾无与言之矣。




闲夜肃清,朗月照轩。舞赋曰:夫何皦皦之闲夜,明月列以施光。轩,已见曹子建赠徐干诗注。
微风动褂,组帐高褰。方言曰:褂谓之裾,音圭,褂或为帏。周礼曰:幕人掌帷幕幄帟绶之事。郑司农曰:帟,平帷也。绶,组绶,所以系帷也。王逸楚词注曰:以幕组结束玉璜为帷帐也。
旨酒盈樽,莫与交欢。毛诗曰:旨酒欣欣。汉书曰:郭解入关,贤豪争交欢。
鸣琴在御,谁与鼓弹?毛诗曰:琴瑟在御,莫不静好。
仰慕同趣,其馨若兰。六韬曰:同好相趣。薛综西京赋注曰:趣,犹意也。易曰:同心之言,其臭如兰。
佳人不在,能不永叹!楚辞曰;闻佳人兮召予。毛诗曰:假寐永叹。

文选考异

顾盼生姿:袁本、茶陵本“盼”作“”,注同。案:“”字是也。“”为“眄”之别体字,不知者多改为“盻”。茶陵改刻如此,后又误成“盼”也。

注“所以得鱼也”:何校“得”改“在”,陈同。各本皆伪。

注“声而斲之”:何校“声”改“听”,陈同。各本皆伪。

注“臣则当能斲之”:袁本“当”作“尝”,是也。茶陵本亦误“当”。

注“帟平帷也”:何校“帷”改“帐”,是也。此节注袁、茶陵二本多脱字,不具论。

赠山涛

五言

主条目:赠山涛

司马绍统臧荣绪晋书曰:司马彪,字绍统,少笃学,初拜骑都尉,太始中为秘书郎,转丞,后拜散骑侍郎,终于家。

苕苕椅桐树,寄生于南岳。椅桐,彪自喻也。毛诗曰:其桐其椅,其实离离。马融琴赋曰:惟椅梧之所生,在衡山之峻陂。
上凌青云霓,下临千仞谷。苍颉篇曰:凌,侵也。吕氏春秋曰:若决积水于千仞之谿。包咸论语注曰:七尺曰仞。
处身孤且危,于何托余足?毛诗序曰:孤危将亡。汉书,贾山上书曰:不得邪径而托足焉。
昔也植朝阳,倾枝俟鸾𬸦。毛诗曰:凤凰鸣矣,于彼高冈;梧桐生矣,于彼朝阳。郑玄曰:凤凰之性,非梧桐不栖,非竹实不食也。说文曰:鸾𬸦,凤属,神鸟也。
今者绝世用,倥偬见迫束。新语曰:楩梓仆则为世用。楚辞曰:悲余生之无欢兮,愁倥偬于山陆。王逸曰:倥偬,困苦也。
班匠不我顾,牙旷不我录。班匠及牙旷,皆喻执政也。墨子曰:公输般为云梯。郑玄礼记注曰:般,伎巧者也。庄子曰:匠石之齐,见栎杜树,匠伯不顾。司马彪曰:匠石字伯。郑玄毛诗笺曰:顾,视也。列子曰:伯牙善鼓琴。左氏传曰:师旷侍于晋侯。杜预曰:师旷,晋乐太师。
焉得成琴瑟,何由扬妙曲?桓子新论曰:黄门工鼓琴者,有任真卿、虞长倩,能传其度数,妙曲遗声。
冉冉三光驰,逝者一何速!广雅曰:冉冉,进也。淮南子曰:夫道含吐阴阳,而章三光。许慎曰:三光,日、月、星也。逝者,见下注。
中夜不能寐,抚剑起踯毛诗曰:耿耿不寐。左氏传曰:子朱怒,抚剑从之。说文曰:蹢躅,住足也。踯与蹢躅同。
感彼孔圣叹,哀此年命促。春秋说题辞曰:天尝有血书鲁端门作法,孔圣没,周室亡。论语曰:子在川上曰:逝者如斯!司马迁悲士不遇赋曰:天道悠昧人理促。
卞和潜幽冥,谁能证奇璞?卞和,已见上文。
冀愿神龙来,扬光以见烛。神龙,喻涛也。山海经曰:赤水之山有神,人面蛇身,其瞑乃晦,其视乃明,是烛九阴,是谓烛龙。

文选考异

今者绝世用:袁本、茶陵本有校语云“用”善作“人”。案:二本所见非也。注有明文,此不误,或亦尤校改。

答何劭二首

五言

主条目:答何劭二首

张茂先

吏道何其迫?窘然坐自拘。班彪与金昭卿书曰:远在东垂,吏道迫促。鵩鸟赋曰:愚士系俗,窘若囚拘。
缨婑为徽𬙊,文宪焉可逾?缨緌制人,同于徽𬙊。国之文宪,岂可逾乎?礼记曰:冠緌缨。郑玄曰:緌,缨饰也。周易曰:系用徽𬙊。孔安国尚书传曰:宪,法也。
恬旷苦不足,烦促每有馀。广雅曰:恬,静也。苍颉篇曰:旷,疏旷也。
良朋贻新诗,示我以游娱。良朋,已见上文。徐干赠五官中郎将诗曰:贻尔新诗。又思玄赋曰:虽游娱以媮乐。
穆如洒清风,奂若春华敷。毛诗曰:吉父作诵,穆如清风。淮南子曰:犹条风之时洒。答宾戏曰:摛藻如春华。
自昔同寮采,于今比园庐。臧荣绪晋书曰:惠帝即位,劭为太子太师。又曰:武帝崩,华为太子少傅。然考乎其时,事正相接,故曰同寮也。左氏传曰:先蔑之使也,荀林父止之曰:同官为寮,吾尝同寮,敢不尽心乎?尔雅曰:采,僚官也。南都赋曰:园庐,旧宅也。
衰夕近辱殆,庶几并悬舆。王逸楚辞注曰:夕以喻衰。言日夕将暮己已衰。老子曰: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。汉书曰:薛广德乞骸骨,赐安车驷马,悬其安车,传子传孙也。
散发重阴下,抱杖临清渠。锺会遗荣赋曰:散发抽簪。
属耳听莺鸣,流目玩倏鱼。毛诗曰:耳属于垣。郑玄曰:属耳于壁听之。又仪礼注曰:属,注也。毛诗曰:莺其鸣矣。思玄赋曰:流目眺夫衡阿。玩,犹悦也。庄子曰:鯈鱼出游从容,是鱼乐也。
从容养馀日,取乐于桑榆。汉书,疏广曰:此金者,圣主所以惠养老臣也;故乐与乡党共飨其赐,以尽吾馀日,不亦可乎?桑榆,已见上文。




洪钧陶万类,大块禀群生。洪钧,大钧,谓天也。大块,谓地也。言天地陶化万类,而群化禀受其形也。鵩鸟赋曰:大钧播物。广雅曰:陶,化也。河图曰:地有九州,以苞万类。庄子曰:大块载我以形,劳我以生。孔安国尚书传曰:禀,受也。汉书,董仲舒对策曰:群生和而万物殖。
明暗信异姿,静躁亦殊形。刘歆遂初赋曰:非积习之生常,固明暗之所别。老子曰:重为轻根,静为躁君。王弼曰:凡物轻不能载重,小不能镇大,不行者使行,不动者制动;是以重必为轻根,静必为躁君。
自予及有识,志不在功名。李陵与苏武书曰:陵自有识以来,士之立操未有如子卿者也。吕氏春秋曰:功名大立,天也。
虚恬窃所好,文学少所经。楚辞曰:漠虚静以恬愉。
忝荷既过任,白日已西倾。白日西倾,以喻年老也。洛神赋曰:日既西倾。
道长苦智短,责重困才轻。论语,曾子曰: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远。仁以为己任,不亦重乎?死而后已,不亦远乎?吕氏春秋曰:智短则不知化,不知化者每举必危。范晔后汉书,刘宽曰:任重责大,忧心如醉。曹植上表曰:爵重才轻。
周任有遗规,其言明且清。论语,孔子云:周任有言,曰:陈力就列,不能者止。马融曰:周任,古之良史。子思子,诗云:昔吾有先正,其言明且清。国家以宁,都邑以成。
负乘为我戒,夕惕坐自惊。周易曰:负且乘,致寇至。负也者,小人之事也;乘也者,君子之器也。小人乘君子之器,盗思夺之矣。又曰:夕惕若厉。孔安国尚书传曰:惕,惧也。
是用感嘉贶,写心出中诚。感,犹荷也。魏文帝书曰:嘉贶益腆。
发篇虽温丽,无乃违其情。西都赋曰:启发篇章。汉书曰:司马相如作赋,甚弘丽温雅。广雅曰:违,背也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贻尔新诗又”:“又”,“文”误,是也。各本皆伪。

注“己已衰老子曰”:袁本、茶陵本“老”下有“也老”二字,是也。

流目玩倏鱼:茶陵本“倏”作“鯈”,注同。案:“鯈”字是也。考庄子释文作“倏”,尔雅释文作“鯈”。陆于秋水篇引说文“直留反”,谓“鱼部鯈字音”。然则“鯈”是,“倏”非也。袁本亦误“倏”,其注作“鯈”,仍不误。

赠张华

五言

主条目:赠张华

何敬祖

四时更代谢,悬象迭卷舒。孙卿子曰:日月递照,四时代御。淮南子曰:二者代谢舛驰。周易曰:悬象著明,莫大乎日月。淮南子曰:阴阳嬴缩卷舒,沦于不测。
暮春忽复来,和风与节俱。论语曰:暮春者,春服既成。毛诗曰:习习谷风。毛苌传曰:习习,和舒之貌。杨泉物理论曰:春气臑,其风温和。
俯临清泉涌,仰观嘉木敷。西都赋曰:嘉木树庭。
周旋我陋圃,西瞻广武庐。臧荣绪晋书曰:吴灭,封张华广武侯。左氏传:太史克曰:奉以周旋。
既贵不忘俭,处有能存无。毛苌诗传曰:有谓富,无谓贫。
镇俗在简约,树塞焉足摹?周易曰:简则易从。广雅曰:约,俭也。论语曰:或问管仲知礼乎?孔子曰:邦君树塞门,管氏亦树塞门。
在昔同班司,今者并园墟。同班司,已见张华答诗。
私愿偕黄发,逍遥综琴书。黄发,已见上文。王肃周易注曰:综,理事也。刘歆遂初赋曰:玩琴书以条畅。
举爵茂阴下,携手共踌躇。韩诗曰:搔首踌躇。薛君曰:踌躇,踯躅也。
奚用遗形骸?忘筌在得鱼。庄子曰:申徒,兀者,谓子产曰:吾与夫子游十有九年矣,而未曾知吾兀者也。今子与我游于形骸之内,而子索我于形骸之外,不亦过乎?得鱼忘筌,已见上文。

赠冯文罴迁斥丘令

四言晋百官名曰:外兵郎冯文罴。集云:文罴为太子洗马,迁斥丘令,赠以此诗。阚骃十三州记曰:斥丘县在魏郡东八十里。

陆士衡

于皇圣世,时文惟晋。毛诗曰:于皇时周。周礼,栗氏量铭曰:时文思索。郑玄曰:言是文德之君,思求可以为人立法也。
受命自天,奄有黎献。谓武帝也。毛诗曰:有命自天,命此文王。又曰:奄有四方。毛苌曰:奄,大也。尚书曰:万邦黎献,共惟帝臣。孔安国曰:黎,众也。献,贤也。
阊阖既辟,承华再建。谓惠帝也。晋宫阁名曰:洛阳城阊阖门。陆机洛阳记曰:太子宫在太宫东,薄室门外,中有承华门。再建,谓立愍怀太子国储,以对阊阖,故谓之再也。
明明在上,有集惟彦。其一。毛诗曰:明明在下,赫赫在上。

弈弈冯生,哲问允迪。方言曰:自关而西,凡美容谓之弈弈。尚书曰:允迪厥德,谟明弼谐。孔安国曰:迪,蹈也。言信蹈行古人之德。
天保定子,靡德不铄。毛诗曰:天保定尔,亦孔之固。剧秦美新曰:铄德懿和之风。尔雅曰:铄,美也。
迈心玄旷,矫志崇邈。尔雅曰:迈,行也。王逸楚辞注曰:矫,举也。尔雅曰:崇,高也。
遵彼承华,其容灼灼。其二。毛诗曰: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

嗟我人斯,戢翼江潭。毛诗曰:嗟我怀人。又曰:彼何人斯。又曰:鸳鸯在梁,戢其左翼。楚辞曰:游于江潭。
有命集止,翻飞自南。周易曰:大君有命。毛诗曰:有命既集。又曰:翻飞惟鸟。又曰:凯风自南。
出自幽谷,及尔同林。谓俱为洗马也。臧荣绪晋书曰:杨骏诛,征机为太子洗马。毛诗曰:出自幽谷,迁于乔木。
双情交映,遗物识心。其三。映,犹照也。

人亦有言,交道实难。毛诗曰:人亦有言,靡哲不愚。汉书曰:萧育与朱博后有隙,故世以交为难也。
有𫠆者弁,千载一弹。毛诗曰:有𫠆者弁,实维伊何。毛苌曰:𫠆,弁貌也。弁,皮弁也。弹冠,已见上文。杜预左氏传注曰:弁,亦冠也,故通言之。𫠆,丘蕊切,与跬同音。
今我与子,旷世齐欢。言我及子虽与王贡旷世,而实齐其欢也。范晔后汉,班固议曰:以汉兴已来,旷世历年。广雅曰:旷,远也。
利断金石,气惠秋兰。其四。周易曰:二人同心,其利断金。同心之言,其臭如兰。

群黎未绥,帝用勤止。毛诗曰:群黎百姓。长杨赋曰:群黎为之不康。毛诗曰:文王既勤止,我应受之。
我求明德,肆于百里。毛诗,我求懿德,肆于时夏。郑玄曰:肆,陈也,陈其功烈也。汉书曰:县大率百里,其人稠则盛,稀则旷也。
佥曰尔谐,俾民是纪。尚书:佥曰垂哉,帝曰汝谐。毛诗曰:四方是维,俾民不迷。郑玄毛诗笺曰:以网罟喻为政理之为纪也。
乃眷北徂,对扬帝祉。其五。毛诗曰:乃眷西顾。又曰:对扬王休。又曰:既受帝祉,施于孙子。

畴昔之游,好合缠绵。左氏传,羊斟曰:畴昔之羊子为政。毛诗曰:妻子好合。张升与任彦坚书曰:缠绵恩好,庶蹈高踪。
借曰未洽,亦既三年。毛诗曰:借曰未知,亦既抱子。
居陪华幄,出从朱轮。应璩与赵叔潜书曰:入侍华幄,出典禁闱。司马彪续汉书曰:皇太子安车朱班轮。
方骥齐镳,比迹同尘。其六。郑玄仪礼注曰:方,并也。南都赋曰:𫘧骥齐镳。范晔后汉书,孔融荐谢该曰:该实卓然,比迹前列。老子曰:和其光,同其尘。

之子既命,四牡项领。毛诗曰:驾彼四牡,四牡项领。
遵涂远蹈,腾轨高骋。四子讲德论曰:未若遵涂之疾也。郑玄考工记注曰:轨,谓辙也。
庆云扶质,清风承景。广雅曰:质,躯也。
嗟我怀人,其迈惟永。其七。毛诗曰:嗟我怀人。毛苌曰:怀,思也。

否泰苟殊,穷达有违。否、泰,周易二卦名也。列子,西门子谓北宫子曰:汝造事而穷,予造事而达,此厚薄之验与?贾逵国语注曰:违,异也。
及子春华,后尔秋晖。言否、泰殊流,穷达异辙,今虽及尔春华之美,终当后尔秋晖之盛也。春华喻少年,秋晖喻老成也。苏武诗曰:努力爱春华。
逝将去我,陟彼朔垂。逝将去汝,已见上文。毛诗曰:陟彼高冈。朔垂,斥丘也。尔雅曰:朔,北方也。说文曰:垂,远边也。
非子之念,心孰为悲?其八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后汉班固议曰以汉兴已来”:案:“汉”下当有“书”字,“曰”下当衍“以”字。各本皆误。在班固传也。

借曰未洽:茶陵本作“给”,云五臣作“洽”。袁本作“洽”,无校语。案:二本所见皆大误,所载翰注曰“给,犹足也”,五臣作“给”无疑。然则善作“洽”也。茶陵本例用善为正文,当作“洽”,而著五臣作“给”。袁本例用五臣为正文,当作“给”,而著善作“洽”。今倒错失理。此不误,必尤延之知其非,而校改正之。

非子之念:袁本、茶陵本有校语云“非”善作“悲”。案:二本所见非也。注无明文,然作“悲”不可通,必善自作“非”,与五臣无异,但传写误也。此不误,盖亦尤校改正之也。

答贾长渊

四言并序王隐晋书曰:鲁公贾谧,字长渊。

主条目:答贾长渊

陆士衡

余昔为太子洗马,汉书曰:太子属官有先马。如淳曰:前驱也。先或作洗。
贾长渊以散骑常侍东宫积年。高诱吕氏春秋注曰:东宫,太子所居。诗曰:东宫之妹。
余出补吴王郎中令,臧荣绪晋书曰:吴王晏,字平度,武帝第二十三子,封吴。又曰:吴王出镇淮南,以机为郎中令。
元康六年入为尚书郎。臧荣绪晋书曰:机为尚书中兵郎。
鲁公赠诗一篇,作此诗答之云尔。

伊昔有皇,肇济黎蒸。尔雅曰:伊,惟也。郭璞曰:发语辞也。毛诗曰:有皇上帝。毛苌曰:皇,君也。封禅书曰:觉悟黎蒸。
先天创物,景命是膺。周易曰:先天而天弗违。周礼曰:智者创物。毛诗曰:君子万年,景命有仆。毛苌曰:仆,附也。毛诗曰:戎翟是膺。毛苌曰:膺,当也。
降及群后,迭毁迭兴。史记,太史公曰:递兴递废,能者用事。小雅曰:递,迭更也。
邈矣终古,崇替有征。其一。楚辞曰:春兰兮秋菊,长无绝兮终古。国语,蓝尹亹谓子西曰:吾闻君子唯独居思念前世之崇替,于是乎有叹。韦昭曰:崇,终也。替,废也。左氏传曰:君子之言,信而有征。

在汉之季,皇纲幅裂。韦昭曰:国语注曰:季,末也。皇纲,以纲为喻也。答宾戏曰:廓帝纮,恢皇纲。毛苌诗传曰:张之曰纲。魏志,崔琰曰:今天下分崩,九州幅裂。
大辰匿耀,金虎习质。汉书曰:东方苍龙房心,心为明堂大星天王。尔雅曰:大辰,房心尾也。石氏星经曰:昴者,西方白虎之宿也。太白者,金之精。太白入昴,金虎相薄,主有兵乱。
雄臣驰骛,义夫赴节。解嘲曰:世乱,则圣哲驰骛而不足。
释位挥戈,言谋王室。其二。左氏传,王子朝告于诸侯曰:居王于彘,诸侯释位,以间王政。说文曰:挥,奋也。左氏传曰:会于洮,谋王室也。

王室之乱,靡邦不泯。毛诗曰:乱生不夷,靡国不泯。毛苌曰:泯,灭也。
如彼坠景,曾不可振。丁德礼寡妇赋曰:日亹亹以西坠。说文曰:振,举也。
乃眷三哲,俾乂斯民。三哲,刘备、孙权、曹操也。尚书,帝曰:下民其咨,有能俾乂。孔安国曰:乂,治也。
启土虽难,改物承天。其三。尚书曰:建邦启土。国语,王谓晋侯曰:叔父若能更姓改物,以创天下。礼记明堂阴阳录曰:王者承天统物也。

爰兹有魏,即宫天邑。礼记,孔悝鼎铭曰:即宫于宗周。尚书曰:周公曰:肆予敢求尔于天邑商。
吴实龙飞,刘亦岳立。东京赋曰:乃龙飞白水。
干戈载扬,俎豆载戢。毛诗曰:载戢干戈。毛苌曰:戢,聚也。论语,孔子曰:俎豆之事,则尝闻之矣。
民劳师兴,国玩凯入。其四。毛诗曰:民亦劳止。玩与玩同,古字通。周礼曰:师有功则恺乐。

天厌霸德,黄祚告舋。左氏传,郑伯曰:天而既厌周德矣。干宝搜神记曰:魏惟五德之运,以土承汉。春秋保乾图曰:汉以魏徵黄精接期,天下归高。贾逵国语注曰:舋,兆也,言祸有兆。
狱讼违魏,讴歌适晋。孟子,万章曰:尧以天下与舜,有诸?孟子曰:否,不然,天与之。尧崩,三年之丧毕,舜让避丹朱于南河之南。天下朝觐狱讼者,不之尧之子而之舜;讴歌者不讴歌尧之子而讴歌舜。舜曰:天也。夫而后归中国,践天子之位焉。
陈留归蕃,我皇登禅。魏志曰:陈留王讳奂,字景明,武帝孙,燕王宇子也。奉皇帝玺绶策禅位于晋嗣王。魏世谱曰:封帝为陈留王。
庸岷稽颡,三江改献。其五。庸岷,蜀境也。庸,国名也。岷,山名也。礼记,孔子曰:拜而后稽颡。三江,吴境也。尚书曰:三江既入。

赫矣隆晋,奄宅率土。曹府君陈寔诔曰:赫矣陈君。毛诗曰:宅殷土芒芒。又曰:率土之滨。
对扬天人,有秩斯祜。对扬,已见上文。司马相如封禅文曰:天人之际已交。毛诗曰:嗟尔烈祖,有秩斯祜。尔雅曰:祜,福也。
惟公太宰,光翼二祖。臧荣绪晋书曰:晋太祖为大将军,以贾充为司马右长史。及世祖受禅,转太宰。左氏传,康王论晋范会曰:宜夫子之光辅五君。
诞育洪胄,纂戎于鲁。其六。臧荣绪晋书曰:谧父韩寿,河南尹。母,贾充少女也。充平生不议立后。充后妻郭槐辄以外孙韩谧为黎民子,袭封。槐自表陈,是充遗意也。帝许之,以谧为鲁公。毛诗曰:诞弥厥月。毛苌曰:诞,大也。郑玄曰:大矣后稷之在其母,终于人道,十月而生。毛诗曰:缵戎祖考。郑玄曰:戎,汝也。毛诗曰:俾侯于鲁。

东朝既建,淑问峨峨。谓愍怀太子也。毛诗曰:淑问如皋陶。
我求明德,济同以和。我求懿德,已见上文。左氏传,齐侯曰:唯据与我和。晏子曰:据亦同也,焉得为和?和如羹焉,宰夫和之,济其不及,以渫其过;君子食之,以平其心。君臣亦然。杜预曰:梁丘据也。
鲁公戾止,衮服委蛇。毛诗曰:鲁侯戾止。尔雅曰:戾,至也。周礼曰:三公自衮冕而下。毛诗曰:退食自公,委蛇委蛇。
思媚皇储,高步承华。其七。王隐晋书曰:谧以贾后之妹子,数入宫,与愍怀处。毛诗曰:思媚周姜。又曰:媚于天子。汉书,疏广曰:太子,国储嗣君。承华,已见上文。

昔我逮兹,时惟下僚。下僚,谓洗马也。
及子栖迟,同林异条。俱在东宫,故曰同林。而贵贱殊隔,故曰异条。毛诗曰:或栖迟偃仰。
年殊志比,服舛义稠。服,章服也。尊卑殊制,故曰舛也。说文曰:稠,多也。
游跨三春,情固二秋。其八。

祗承皇命,出纳无违。尚书曰:祗承于帝。论语曰:樊迟问孝,子曰:无违。
往践蕃朝,来步紫微。蕃朝,吴也。紫微,至尊所居,谓为尚书郎。
升降秘阁,我服载晖。谢承后汉书曰:谢承父婴为尚书侍郎,每读高祖及光武之后将相名臣策文通训,条在南宫,秘于省阁,唯台郎升复道取急,因得开览。序云:入为尚书郎作此诗。然秘阁即尚书省也。
孰云匪惧?仰肃明威。其九。尚书曰:我有周佑命,将天明威。

分索则易,携手实难。郑玄礼记注曰:索,散也。
念昔良游,兹焉永叹!刘桢黎阳山赋曰:良游未厌,白日潜辉。毛诗曰:兹之永叹!
公之云感,贻此音翰。应劭汉书注曰:云,有也。韦昭曰:翰,笔也。
蔚彼高藻,如玉之阑。其十。蔚,文貌。周易曰:君子豹变,其文蔚也。楚辞曰:文彩耀于玉石。王逸曰:言发文舒词,烂然成章,如玉石之有文彩也。阑,力旦切,协韵力丹切。

惟汉有木,曾不逾境。
惟南有金,万邦作咏。木,谓橙也。贾谧赠诗云:在南称柑,度北则橙,故答以此。言木度北而变质,故不可以逾境。金百链而不销,故万邦作咏。贾戒之以木,而陆自勖以金也。穀梁传曰:妇人既嫁,不逾境。毛诗曰:大赂南金。
民之胥好,狂狷厉圣。尔雅曰:胥,相也,谓相戒勖以所好尚也。论语,子曰:不得中行而与之,必也狂狷乎?狂者进取,狷者有所不为。尚书曰:惟圣罔念作狂,惟狂克念作圣。说文曰:厉,石也。言人之自勖,若金之受厉。
仪形在昔,予闻子命。其十一。毛诗曰:仪形文王,万邦作孚。左氏传,晋克曰:臣闻命矣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鲁公贾谧”:袁本、茶陵本无“鲁公”二字,是也。

注“以纲为喻也”:案:“纲”当作“网”。各本皆伪。

注“丁德礼寡妇赋曰”:案:此有误也。前潘安仁寡妇赋屡引丁仪妻寡妇赋,其“日杳杳而西匿”句注引此文,然则“礼”下脱“妻”字。各本皆误。仪字正礼,疑一字德礼。奏弹王源注引丁德礼励志赋,盖仪作也。又赴洛道中作诗注引丁仪寡妇赋,恐亦脱“妻”字。

注“嗟尔烈祖”:袁本、茶陵本“尔”作“嗟”,是也。

如玉之阑:案“阑”当作“烂”。善引王逸楚辞注“烂然”为注,可见也。又音“烂,力旦切”,皆其证。今亦改“阑”,益非。茶陵本云善作“之阑”。袁本云善作“之兰”。乃五臣改“烂”为“兰”,改“之”为“如”,而云“如兰之芳”,又转转多伪。谢灵运拟邺中集陈琳诗“夜听极星烂”,善引“明星有烂”为注,五臣改“烂”作“阑”,而以为“阑稀”。袁、茶陵二本校语具有明文,正与此略同矣。

注“贾戒之以木”:袁本“贾”作“潘”,是也,谓安仁所作耳。见后。茶陵本亦作“贾”,与此同误。

注“晋克曰”:何校“晋”改“里”,陈同。各本皆误。

于承明作与士龙

五言集云:与士龙于承明亭作。

陆士衡

牵世婴时网,驾言远徂征。邹阳上书曰:岂拘于俗、牵于世。曹子建责躬诗曰:举挂时网。毛诗曰:驾言徂东。
饮饯岂异族?亲戚弟与兄。毛诗曰:饮饯于祢。又曰:岂伊异人,兄弟匪他。
婉娈居人思,纡郁游子情。方言曰:倇,欢也。倇与婉同,古字通。说文曰:娈,慕也。班固汉书述哀纪曰:婉娈董公,惟亮天工。纡郁,已见上文。
明发遗安寐,寤言涕交缨。毛诗曰:明发不寐。又曰:独寐寤言。淮南子曰:雍门子以琴见孟尝君,涕流霑缨。
分涂长林侧,挥袂万始亭。
伫盼要遐景,倾耳玩馀声。家语,孔子曰:倾耳而听之,不可得而闻。杜预左氏传注曰:玩,贪也。
南归憩永安,北迈顿承明。毛苌诗传曰:憩,息也。顿,止舍也。
永安有昨轨,承明子弃予。毛诗曰:弃予如遗。
俯仰悲林薄,慷慨含辛楚。范晔后汉书,刘瑜上书曰:窃为辛楚,泣血连如。楚,犹痛也。
怀往欢绝端,悼来忧成绪。言和悦才往,欢已绝端,哀悼暂来,忧便成绪。毛苌诗传曰:怀,和也。楚辞曰:欲寂漠而绝端。方言曰:悼,哀也。
感别惨舒翮,思归乐遵渚。舒翮谓鹄,遵渚谓鸿。言感别之情,惨于舒翮之飞鹄;思归之志,乐于遵渚之征鸿也。苏武诗曰:黄鹄一远别。郦炎诗曰:舒吾凌霄羽。毛诗曰:鸿飞遵渚。

文选考异

伫盼要遐景:茶陵本“盼”作“眄”,是也。袁本作“盻”,亦非。说见前。

俯仰悲林薄:案:“林”当作“外”。袁本、茶陵本云善作“外”。薄,迫也。言悲自外而来迫也。不知者以五臣乱善,尤所见非。

赠尚书郎顾彦先二首

五言王隐晋书曰:顾荣,字彦先,吴人也,为尚书郎。

陆士衡

大火贞朱光,积阳熙自南。尔雅曰:大火谓之大辰。郭璞曰:大火,心也,在中最明,故时候主之也。孔安国尚书传曰:贞,正也。朱光,朱明也。尔雅曰:夏为朱明。尚书曰:日永星火,以正仲夏。淮南子曰:积阳之热气生火,火气之精者为日。尔雅曰:熙,兴也。续汉书曰:日行南陆谓之夏也。
望舒离金虎,屏翳吐重阴。言月离毕,天将雨也。楚辞曰:前望舒使先驱。王逸曰:望舒,月御也。汉书曰:西方,金也。尚书考灵耀曰:西方秋虎。汉书曰:参,白虎三星。又曰:觜𧤤为虎首。孔安国尚书传曰:昴,白虎中星。然西方七星毕昴之属,俱白虎也。毛诗曰:月离于毕,俾滂沲矣!楚辞曰:屏翳起雨。王逸曰:□屏翳,雨师名也。曹子建赠王粲诗曰:重阴润万物。
凄风迕时序,苦雨遂成霖。左氏传,申丰曰:春无凄风,秋无苦雨。杜预曰:苦雨,为人所患苦也。小雅曰:迕,犯也。庄子曰:阴阳四时运行,各得其序。
朝游忘轻羽,夕息忆重衾。轻羽,谓扇也。傅毅有羽扇赋。衾,已见上文。
感物百忧生,缠绵自相寻。百忧、缠绵,并已见上文。
与子隔萧墙,萧墙隔且深。论语,子曰:吾恐季孙之忧,在萧墙之内也。
形影旷不接,所托声与音。
音声日夜阔,何用慰吾心?毛诗曰:仲山甫永怀,以慰其心。


朝游游层城,夕息旋直庐。张晏汉书注曰:直宿曰庐也。
迅雷中宵激,惊电光夜舒。论语曰:迅雷风烈必变。楚辞曰:凌惊雷轶骇电兮。
玄云拖朱阁,振风薄绮疏。说文曰:拖,曳也,徒可切。郑玄礼记注曰:振,动也。风以动物,故谓之振。孔安国尚书传曰:薄,迫也。李尤东观铭曰:房闼内布,绮疏外陈,是谓东观,书籍林渊。
丰注溢脩溜,黄潦浸阶除。王逸楚辞注曰:溜,屋宇也。说文曰:潦,雨水也。又曰:除,殿阶也。
停阴结不解,通衢化为渠。
沈稼湮梁颍,流民溯荆徐。广雅曰:湮,没也。梁、颍,二地名也。毛苌诗传曰:溯,向也。荆、徐,二州名也。
眷言怀桑梓,无乃将为鱼!毛诗曰:眷言顾之。又曰:惟桑与梓,必恭敬止。左氏传曰:天王使刘定公劳赵孟,馆于雒汭。刘子曰:美哉禹功,明德远矣。微禹,吾其鱼乎!

文选考异

注“屏翳起雨”:袁本“屏翳”作“荓号”,是也。茶陵本亦误作“屏翳”。案:天问文。

注“王逸曰□屏翳”:袁本“曰”下有“荓”字。茶陵本有“屏”字。案:袁本是也,此尤脩改而误。

注“书籍林渊”:袁本、茶陵本无此四字。

赠顾交阯公真

五言晋百官名曰:交州刺史顾秘,字公真。

主条目:赠顾交阯公真

陆士衡

顾侯体明德,清风肃已迈。周易曰:君子体仁足以长人。郑玄曰:体,生也。尚书曰:先王既勤用明德。胡广书曰:建鸿德,流清风。
发迹翼藩后,改授抚南裔。藩后,吴王也。顾氏谱曰:秘为吴王郎中令。南裔,谓交阯也。解嘲曰:骠骑发迹于祈连。蔡邕陈球碑曰:远镇南裔,近抚侯服。郑玄周礼注曰:抚,安也。
伐鼓五岭表,扬旌万里外。汉书曰:秦北为长城之役,南有五岭之戍。裴渊广州记五岭云:大庾、始安、临贺、桂阳、揭阳。汉书,刘向上疏曰:甘延寿悬旌万里之外。
远绩不辞小,立德不在大。左氏传,刘子谓赵孟曰:子盍亦远绩禹功,而大庇民焉。又穆叔曰:大上有立德,其次立功。
高山安足凌?巨海犹萦带。古辩异博游曰:众星累累如连贝,江河四海如衣带。
惆怅瞻飞驾,引领望归旆。楚辞曰:惆怅兮而私自怜。左氏传,穆叔谓晋侯曰:引领西望曰:庶几乎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子盍亦远绩禹功”:袁本、茶陵本无“禹”字,是也。案:见左传释文。善引自如此,尤添“禹”字耳。

赠从兄车骑

五言集云:陆士光

主条目:赠从兄车骑

陆士衡

孤兽思故薮,离鸟悲旧林。周礼曰:薮牧,养蕃鸟兽。郑玄曰:泽无水曰薮。
翩翩游宦子,辛苦谁为心?汉书,薄昭与淮南王书曰:游宦事人。
仿佛谷水阳,婉娈昆山阴。楚辞曰:时仿佛以遥见。陆道瞻吴地记曰:海盐县东北二百里有长谷,昔陆逊、陆凯居此。谷东二十里有昆山,父祖葬焉。穀梁传曰:水北曰阳。婉娈,已见上文。
营魄怀兹土,精爽若飞沈。老子曰:载营魄抱一,能无离乎?锺会曰:载,辞也。经护为营,形气为魄。谓魂魄经护其形气,使之长存也。论语,子曰:小人怀土。左氏传,乐祈曰:心之精爽,是谓魂魄。
寤寐靡安豫,愿言思所钦。东京赋曰:膺多福以安悆。毛诗曰:愿言思子。嵇康赠秀才诗曰:思我所钦。
感彼归涂艰,使我怨慕深。孟子,万章问曰:舜往于田,日号泣于旻天,何谓其号泣也?孟子曰:怨慕也。集本云:归涂顺也。
安得忘归草,言树背与衿。韩诗曰:焉得喧草,言树之背。然衿犹前也。
斯言岂虚作,思鸟有悲音。

答张士然

五言孙盛晋阳秋曰:张悛,字士然,少以文章与陆机友善。悛,七全切。

主条目:答张士然

陆士衡

絜身跻秘阁,秘阁峻且玄。四子讲德论曰:絜身脩思。吊魏武曰:机出补著作,游乎秘阁。然秘书省亦为秘阁。说文曰:玄,幽远也。谓秘阁之幽远也。
终朝理文案,薄暮不遑暝。毛诗曰:不遑假寐。暝,古眠字。
驾言巡明祀,致敬在祈年。驾言,已见上文。毛诗曰:敬祭明祀。礼记曰:拜至所以致敬也。毛诗曰:祈年孔夙。郑玄曰:我祈丰年甚早也。
逍遥春王圃,踯千亩田。晋宫阁铭曰:洛阳宫有春王园。踯与蹢躅同。礼记曰:天子为籍田千亩。
回渠绕曲陌,通波扶直阡。风俗通曰:南北曰阡,东西曰陌。
嘉谷垂重颖,芳树发华颠。尚书曰:农殖嘉谷。广雅曰:颠,末也。
余固水乡土,摠辔临清渊。水乡,谓吴也。汉书曰:武功中水乡人三舍垫为池。家语,孔子曰:善御者,正身以摠辔。
戚戚多远念,行行遂成篇。楚辞曰:居戚戚而不解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敬祭明祀”:当作“敬恭明神”,是也。各本皆误。

注“晋宫阁铭曰”:案:“铭”当作“名”。各本皆伪。

为顾彦先赠妇二首

五言集云:为全彦先作,今云顾彦先,误也。且此上篇赠妇,下篇答,而俱云赠妇,又误也。

陆士衡

辞家远行游,悠悠三千里。鹦鹉赋曰:女辞家而适人。蔡琰诗曰:悠悠三千里,何时复来会。
京洛多风尘,素衣化为缁。毛苌诗传曰:缁,黑色。
脩身悼忧苦,感念同怀子。孟子曰:古之人不得志,脩身见于世。列子曰:卑辱则忧苦。
隆思辞心曲,沈欢滞不起。薛君韩诗章句曰:时风又且暴,使己思益隆。毛诗曰:乱我心曲。
欢沈难克兴,心乱谁为理?
愿假归鸿翼,翻飞浙江汜。魏文帝喜霁赋曰:思寄身于鸿鸾,举六翮而轻飞。毛诗曰:江有汜。


东南有思妇,长叹充幽闼。曹子建七哀诗曰:上有愁思妇,悲叹有馀哀。西京赋曰:重闺幽闼。
借问叹何为?佳人眇天末!西京赋曰:眇天末以远期。
游宦久不归,山川脩且阔。游宦,已见上文。
形影参商乖,音息旷不达。左氏传,子产曰:昔高辛氏有二子,伯曰阏伯,季曰实沈。居旷林,不相能,日寻干戈,以相征讨。后帝不臧,迁阏伯于商丘,主辰。商人是因,故辰为商星。迁实沈于大夏,主参。唐人是因,以服事夏、商;其季世曰唐叔,故参为晋星。法言曰:吾不睹参辰之相比也。音息,音问消息也。广雅曰:旷,久也。
离合非有常,譬彼弦与括。吕氏春秋曰:夫万物成则毁,合则离;离则复合,合则复离。刘熙释名曰:矢末曰括。括,会也,与弦会。
愿保金石躯,慰妾长饥渴!金石,已见上文。李陵赠苏武诗曰: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饥渴。

文选考异

翻飞浙江汜:袁本、茶陵本有校语云“游”善作“浙”。今案:各本所见皆非也。详善但引“江有汜”为注,而不注“浙江”,是“江汜”连文,非“浙江”连文。盖亦作“游”,与五臣无异,传写误也。

赠冯文罴

五言

主条目:赠冯文罴

陆士衡

昔与二三子,游息承华南。二三子及承华,已见上文。
拊翼同枝条,翻飞各异寻。班固汉书曰:抚翼俱起。
苟无凌风翮,徘徊守故林。庄子曰:鹊巢于高榆之巅,巢折,凌风而起。
慷慨谁为感,愿言怀所钦。所钦,已见上文。
发轸清洛汭,驱马大河阴。尚书曰:东至于洛汭。孔安国曰:水北曰汭。穀梁传曰:水南曰阴。
伫立望朔涂,悠悠迥且深。冯在斥丘,故云朔涂。毛诗曰:伫立以泣。王粲赠士孙文始诗曰:虽则同域,邈其迥深。
分索古所悲,志士多苦心。古诗曰:晨风怀苦心。
悲情临川结,苦言随风吟。张平子书曰:酸者不能不苦于言。
愧无杂佩赠,良讯代兼金。毛诗曰:知子之来之,杂佩以赠之。孟子曰:齐王馈兼金一百而不受。赵岐曰:兼金,其价兼倍于恶金也。
夫子茂远猷,款诚寄惠音。尚书曰:远尔猷。秦嘉赠妇诗曰:何用叙我心,遗思致款诚。好色赋曰:絜斋俟兮惠音声。

文选考异

苟无凌风翮徘徊守故林及注“庄子曰鹊巢于高榆之巅巢折凌风而起”:袁本、茶陵本云善无此二句。注十六字,二本无。案:此尤延之校添,或其所见者有正文二句及注也。故林谓吴,必作于出补吴王郎中令时,故云尔。潘安仁为贾谧作赠诗“旋反桑梓,帝弟作弼;或去国宦,清涂攸失”。亦即此意。有者,是矣。五臣向注误,不具论。

赠弟士龙

五言

主条目:赠弟士龙

陆士衡

行矣怨路长,惄焉伤别促。论语曰:君命召,不俟驾行矣。曹子建赠白马王诗曰:怨彼东路长。诗曰:我心忧伤,惄焉如捣。方言曰:愵,忧也。自关而西,秦晋之间,或曰惄。并奴的切。曹子建送应氏诗曰:别促会日长。
指途悲有馀,临觞欢不足。
我若西流水,子为东峙岳。言己逝如西流之不息,云止类东岳之不移也。
慷慨逝言感,徘徊居情育。逝,机自谓也。居,谓云也。言慷慨不平,逝者之言多感;徘徊兴恋,居者之志弥生。
安得携手俱,契阔成𬴂服。毛诗曰: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又曰:携手同行。毛苌曰:契阔,勤苦也。说文曰:𬴂,骖傍马也。郑玄毛诗笺曰:两服,中央夹辕也。

为贾谧作赠陆机

四言

潘安仁

肇自初创,二仪烟煴。周易曰:易有太极,是生两仪。王肃曰:两仪,天地也。易曰:天地烟煴,万物化醇。
粤有生民,伏羲始君。
结绳阐化,八象成文。剧秦美新曰:爰初生民。周易曰:上古结绳而治,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。又曰: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,使作八卦,以通神明之德,以类万物之情。包牺,即伏牺也。声类曰:阐,大开也。
芒芒九有,区域以分。其一。左氏传,魏绛曰:虞人之箴曰:芒芒禹迹,画为九州。杜预云:芒芒,远貌也。毛诗曰:方命厥后,奄有九有。毛苌曰:九有,九州也。

神农更王,轩辕承纪。史纪曰:轩辕为天子,代神农氏,是为黄帝,顺天地之纪。家语,孔子曰:古之王者易代改号,取法五行。五行更王,终始相生也。
画野离强,爰封众子。汉书曰:昔在黄帝,画野分州,得百姓之国万区。史纪曰:黄帝二十五子,得其姓者一十四人。
夏殷既袭,宗周继祀。楚辞曰:思尧、舜兮袭兴。毛诗曰:赫赫宗周。
绵绵瓜瓞,六国互峙。其二。毛诗曰:绵绵瓜瓞,民之初生,自土沮漆。六国,谓韩、燕、赵、魏、齐、楚也。

强秦兼并,吞灭四隅。史记曰:秦始皇初并天下。班固汉书述曰:孝武行师,吞灭海隅。淮南子曰:经营四隅,还反于枢。高诱曰:隅,犹方也。
子婴面榇,汉祖膺图。子婴、汉祖,并已见上文。左氏传曰:楚子围许,许僖公见楚子于武城,面缚衔璧,大夫衰绖,士舆榇。东京赋曰:高祖膺录受图。曹植大魏篇曰:大魏膺符。
灵献微弱,在涅则渝。范晔后汉书曰:孝灵皇帝讳宏,肃宗玄孙也。桓帝崩,无子,即皇帝位。又曰:孝献皇帝讳协,灵帝中子也。灵帝崩,即皇帝位。曾子曰:沙在泥,与之皆黑。赵岐孟子章句曰:白沙入泥,不染自黑。尔雅曰:渝,变也。
三雄鼎足,孙启南吴。其三。三雄,即三国之主。班固汉书述曰:三雄是败。汉书,蒯通说韩信曰:方今足下三分天下,鼎足而居。

南吴伊何,僭号称王。吴志曰:黄龙元年,权即皇帝位。春秋命历序曰:吴、楚驹、胜僭号称王。驹,景驹也。胜,陈胜也。字书曰:僭,假也。
大晋统天,仁风遐扬。谓武帝也。周易曰:大哉乾元,万物资始,乃统天。典引曰:仁风翔于海表。
伪孙衔璧,奉土归强。伪孙,谓皓也。吴志曰:孙皓,字元宗,和子也。孙休薨,皓立。晋命王浚伐皓。皓致书于浚,浚受皓之降。衔璧,已见上句。
婉婉长离,凌江而翔。其四。长离,喻机也。楚辞曰:驾八龙之婉婉。汉书曰:长丽前掞光耀明。臣瓒曰:长离,灵鸟也。离与丽古字通。

长离云谁?咨尔陆生。毛诗曰:云谁之思。又曰:咨尔殷商。
鹤鸣九皋,犹载厥声。毛诗曰:鹤鸣九皋,声闻于天。又曰:厥声载路。
况乃海隅,播名上京。海隅,谓吴也。尚书曰:至于海隅。范晔后汉书,沮授谓袁绍曰:将军弱冠登朝,播名海内。孔安国尚书传曰:播,布也。
爰应旌招,抚翼宰庭。其五。臧荣绪晋书曰:太熙末,太傅杨骏辟机为祭酒。孟子曰:夫招士以旗,大夫以旌。抚翼,已见上文。宰,谓骏也。宰或为紫,非也。

储皇之选,实简惟良。汉书,疏广曰:太子师友,必之天下英俊。尔雅曰:简,择也。尚书曰:时惟良显哉。孔安国曰:是惟良臣,则君显明于世。
英英朱鸾,来自南冈。鸾,亦喻机也。毛苌诗传曰:英,鲜明也。王逸楚辞序曰:虬龙鸾凤,以托君子。毛诗曰:我来自东。
曜藻崇正,玄冕丹裳。谓为洗马也。崇正,太子之宫也。臧荣绪晋书曰:世祖以皇太子富于春秋,初命讲孝经于崇政殿。周礼曰:大夫玄冕。礼记曰:君朱韠。环济要略曰:韠以象裳色。
如彼兰蕙,载采其芳。其六。

藩岳作镇,辅我京室。谓吴王也。班固卢绾述曰:绾自同闬,镇我北强。毛诗曰:大启尔宇,为周室辅。
旋反桑梓,帝弟作弼。桑梓,已见上文。作弼,谓为吴王郎中令也。
或云国宦,清涂攸失。汉书曰:武有淮南衡山之谋,作左宦之律。应劭曰:人道尚右,今舍天子而仕诸侯,故谓之左宦。
吾子洗然,恬淡自逸。其七。庄子曰:庚桑子之始来也,吾洒然异之。郑玄礼记注曰:洒如,肃敬也。文子曰:静漠恬淡。说文曰:淡,安也,徒敢切。毛诗曰:我不敢效,我友自逸。陈太丘碑曰:澹然自逸。

廊庙惟清,俊乂是延。史记曰:贤人深谋于廊庙。尔雅曰:室有东西厢曰庙。犍为舍人曰:殿有东西小堂也。然廊庙,君之居,臣朝觐之所,故曰俊乂是延也。尚书曰:俊乂在官。郑玄周礼注曰:延,进也。
擢应嘉举,自国而迁。方言曰:擢,拔也。
齐辔群龙,光赞纳言。谓为尚书郎也。杨雄河东赋曰:建乾坤之贞兆兮,将悉总之以群龙。韦昭曰:比群贤也。尚书,帝曰:龙,命汝作纳言。应劭汉书注曰:纳言,如今尚书官。机为郎,故曰光赞也。郑玄周礼注曰:赞,佐也。
优游省闼,珥笔华轩。其八。毛诗曰:优游尔休矣。崔骃奏记,窦宪曰:珥笔持牍,拜谒曹下。韦昭汉书注曰:槛,殿上栏轩上板。

昔余与子,缱绻东朝。左氏传,臧昭伯曰:缱绻从公,无通外内也。
虽礼以宾,情同友僚。
嬉娱丝竹,抚鞞舞韶。礼记曰:丝竹,乐之器也。字林曰:鞞,小鼓也。尚书曰:箫韶九成。孔安国曰:韶,舜乐名。
脩日朗月,携手逍遥。其九。

自我离群,二周于今。礼记曰:子夏曰:吾离群索居。毛诗曰:自我不见,于今三年。
虽简其面,分著情深。孔安国尚书传曰:简,略也。袁绍与公孙瓒书曰:分著丹青。
子其超矣,实慰我心。毛诗曰:实获我心。
发言为诗,俟望好音。其十。毛诗序曰:在心为志,发言为诗。毛诗曰:谁将西归,怀之好音。

欲崇其高,必重其层。郭璞□山海经注曰:层,重也,慈登切。
立德之柄,莫匪安恒。周易曰:谦,德之柄也。恒,德之固也。
在南称甘,度北则橙。言甘以移植而易名,恐人徙居而变节,故引以诫之。淮南子曰:江南橘,树之江北,而化为橙。博物志曰:橘柚类甚多,甘、橙、枳皆是。
崇子锋颖,不颓不崩。其十一。郑玄礼记注曰:崇,犹尊也。挚伯陵答司马迁书曰:有能者见锋颖之秋毫。毛诗曰:如南山之寿,不骞不崩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得百姓之国”:茶陵本“姓”作“里”,是也。袁本亦误“姓”。

注“得其姓者”:案:“得其”当作“其得”。各本皆倒。

注“将军弱冠登朝”:袁本、茶陵本无“弱冠登朝”四字,是也。

注“夫招士以旗大夫以旌”:袁本、茶陵本作“夫招士以旌”五字。案:当是“招大夫以旌”之伪。尤所添改,未是。

注“必之天下英俊”:袁本、茶陵本“之”作“于”,是也。

吾子洗然:案:“洗”当作“洒”。善注中两字皆作“洒”。唯袁、茶陵二本所载五臣铣注字乃作“洗”。然则善“洒”、五臣“洗”,各本所见乱之而失著校语。善所引礼记玉藻、庄子庚桑楚,皆本是“洒”字,释文可证也。

注“郭璞□山海经注曰”:袁本“璞”下衍“曰”字,茶陵本无。此亦初衍脩去。

莫匪安恒:袁本、茶陵本云“安”善作“宣”。案:此盖所见不同,今无考。但作“宣”不可通,当是传写误也。

赠陆机出为吴王郎中令

潘正叔文章志曰:潘尼,字正叔。少有清才,初应州辟,后以父老,归供养。父终,乃出仕,位终大常。

东南之美,曩惟延州。尔雅曰:东南之美者,有会稽之竹箭焉。左氏传曰:吴子使屈狐庸聘于晋,赵文子问焉,曰:延州来季子其果立乎?杜预曰:延州来,季札邑也。
显允陆生,于今鲜俦。毛诗曰:显允君子,莫不令德。
振鳞南海,濯翼清流。高唐赋曰:振鳞奋翼。应德琏建章台集诗曰:濯翼陵高梯。
婆娑翰林,容与坟丘。其一。答宾戏曰:婆娑乎术艺之场。长杨赋曰:借翰林以为主人。左氏传,楚左史倚相趍过。王曰:是史也,能读三坟、五典、八索、九丘。

玉以瑜润,随以光融。礼记,孔子曰:君子比德于玉焉,温润而泽,仁也;瑜不揜瑕,忠也。郑玄曰:瑜,其中间美者。随,随珠,已见上文。杜预左氏传注曰:融,朗也。
乃渐上京,乃仪储宫。周易曰:鸿渐于陆,其羽可以为仪吉。
玩尔清藻,味尔芳风。玩,犹爱也。祢衡颜子碑曰:秀不实,振芳风。
泳之弥广,挹之弥冲。其二。毛诗曰:汉之广矣,泳之游之。毛苌曰:潜行为泳。又曰:挹,𣂏也。老子曰:大满若冲。字书曰:冲,犹虚也。

昆山何有?有瑶有珉。新序,晋平公叹曰:嗟乎,安得贤士大夫与共此乐?船人固桑对曰:夫剑产于越,珠产江、汉,玉产昆山,此三宝皆无足而致。今君苟好士,则贤士至矣。说文曰:瑶,玉美者。又曰:珉,石之美者。
及尔同僚,具惟近臣。臧荣绪晋书曰:正叔,元康初拜太子舍人。机仕东宫,已见上文。毛诗曰:我虽异事,及尔同僚。东京赋曰:具惟帝臣。国语曰:近臣尽规。
予涉素秋,子登青春。素秋,喻老。青春,喻少也。刘桢与临淄侯书曰:肃以素秋则落。楚辞曰:青春爰谢。
愧无老成,厕彼日新。其三。毛诗曰:虽无老成人,尚有典刑。周易曰:大畜刚健笃实,辉光日新其德。

祈祈大邦,惟桑惟梓。毛诗曰:采繁祈祈。毛苌曰:祁祁,众多也。
穆穆伊人,南国之纪。毛诗曰:穆穆鲁侯。又曰:所谓伊人。又曰:滔滔江、汉,南国之纪。
帝曰尔谐,惟王卿士。尚书,帝曰尔谐。
俯偻从命,爰恤奚喜。其四。左氏传,孟僖子召其大夫曰:吾闻将有达者。曰:孔丘,圣人之后也。其祖弗父何始有国,而授厉公,及正考父,佐戴武宣,三命兹恭敬,其鼎铭曰:一命而偻,再命而伛,三命而俯,循墙而走,莫余敢侮。

我车既巾,我马既秣。周礼,巾车下大夫二人。郑玄曰:巾,犹衣也。秣马,已见上文。
星陈夙驾,载脂载辖。尚书大传,八伯歌曰:烂然星陈。毛诗曰:星言夙驾,说于桑田。又曰:载脂载辖,还车言迈。
婉娈二宫,徘徊殿闼。
醪澄莫飨,孰慰饥渴?其五。淮南子曰:酒澄而不饮。孔丛子,子思谓鲁穆公曰:君若饥渴待贤也。

昔子忝私,贻我蕙兰。陆集有赠正叔诗。
今子徂东,何以赠旃?徂东,谓适吴也。毛诗曰:驾言徂东。又曰:何以赠之?
寸晷惟宝,岂无玙璠?淮南子曰:圣人不贵尺之璧,而重寸之阴,难得而易失也。说文曰:晷,景也。玙璠,美玉也。
彼美陆生,可与晤言。其六。毛诗曰:彼美淑姬,可以晤言。郑玄曰:晤,犹对也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是史也”:何校“史”上添“良”字,陈同。各本皆脱。

注“其祖弗父何始有国”:袁本、茶陵本无此八字。

注“兹恭敬”:何校“恭”上添“益”字,下去“敬”字,是也。各本皆误。

赠河阳

五言

主条目:赠河阳

潘正叔

密生化单父,子奇莅东阿。吕氏春秋曰:密子贱治亶父,弹鸣琴,身不下堂,亶父治。巫马期以戴星出入,日夜不居,以身亲之,而亶父亦治。巫马期以问于密子,密子曰:我之任人,子之任力;任力者固劳,任人者固逸。说苑曰:子奇年十八,齐君使治阿,既行,齐君悔之,遣使追。使者返,曰:子奇必能矣,共载者皆白首者也。子奇至阿,铸库兵以为耕器。魏闻童子为君,库无兵,仓无粟,乃起兵击之。阿人父率子,兄率弟,以私兵战,遂败魏师。
桐乡建遗烈,武城播弦歌。汉书曰:朱邑,字仲卿,庐江人。少时为舒桐乡啬夫,廉平不苛。后为大司农。病且死,属其子曰:我故为桐乡吏,其人爱我,必葬我桐乡。后世子孙,奉我不如桐乡人。及死,其子葬之桐乡西郭外,人果共立为邑,起冢立祠祭,至今不绝。班固说东平王苍曰:遗烈著于无穷。论语曰:子之武城,闻弦歌之声。孔安国曰:子游为武城宰。
逸骥腾夷路,潜龙跃洪波。骥、龙,喻岳也。
弱冠步鼎铉,既立宰三河。岳早辟贾充府,出为河阳令。礼记曰:人生二十曰弱冠。周易曰:鼎金铉。郑玄曰:金铉,喻明道,能举居之官职也。尚书注曰:鼎,三公象也。论语曰:三十而立。汉书,东方朔曰:汉去三河之地,止霸、浐以西。
流声馥秋兰,摛藻艳春华。家语,孔子曰:流声后裔,非唯学之所致耶?楚词曰:秋兰兮青青。说文曰:摛,舒也。摛藻、春华,已见上文。
徒美天姿茂,岂谓人爵多。风俗通曰:太尉掾范滂天姿聪睿。孟子曰:有天爵,有人爵。仁义忠信,乐善不倦,此天爵也。公卿大夫,此人爵也。古之人脩其天爵,而人爵从之;今之人脩天爵以要人爵,既得人爵,而弃天爵,终亦亡矣。

文选考异

注“以问于密子”:袁本“问”下有“其故”二字。茶陵本有二字,无“以”字。尤初同茶陵而脩去。

注“人果共立为邑起冢”:“立”字衍,是也。案:汉书循吏传“共”上有“然”字,无“立”字。各本皆误。

注“能举居之官职也”:茶陵本“居”作“君”,是也。袁本亦误“居”。

赠侍御史王元贶

五言

潘正叔

昆山积琼玉,广厦构众材。昆山出玉,已见上文。慎子曰:廊庙之材,非一木之枝。
游鳞萃灵沼,抚翼希天阶。游鳞,龙也。毛苌诗传曰:萃,集也。毛诗曰:王在灵沼。楚辞曰:攀天阶而下视。
膏兰孰为销?济治由贤能。汉书曰:龚遂卒,有父老来吊曰:薰以香自烧,膏以明自销。
王侯厌崇礼,回迹清宪台。汉书,上谓严助曰:君厌承明之庐。张孟阳魏都赋注曰:听政殿左崇礼门。汉官仪曰:御史为宪台也。
蠖屈固小往,龙翔迺太来。周易曰;尺蠖之屈,以求伸也;龙蛇之蛰,以存身也。又曰:泰,小往大来,吉。郭璞方言注曰:尺蠖,又呼为步屈也,于缚切。
协心毗圣世,毕力赞康哉!尚书曰:三后协心。毛诗曰:天子是毗。郑玄曰:毗,辅也。吕氏春秋曰:百官有司之事,毕力竭智矣。尚书,咎繇乃歌曰:元首明哉!股肱良哉!庶事康哉!


PD-icon.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,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,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。

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0-04-04 16:18,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

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文库(wikisource.org),遵循 维基百科:CC BY-SA 3.0协议

javascript:;

万维文库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,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,您还可以直接访问维基文库官方网站


顶部

如果本页面有数学、化学、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,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