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维文档

《七子之歌》

跳到搜索
七子之歌
作者:闻一多 1925年

1925年3月,闻一多在美国纽约写下《七子之歌》,5月回中国。7月4日,本诗刊登在《现代评论》第2卷第30期。

七子之歌 闻一多

有七子之母不安其室。七子自怨自艾,冀以回其母心。诗人作凯风以愍之。吾国自尼布楚条约迄旅之租让,先后丧失之土地,失养于祖国,受虐于异类,臆其悲哀之情,盖有甚于凯风之七子。因择其中与中华关系最亲切者七地,为作歌各一章,以抒其孤苦亡告,眷怀祖国之哀忱,亦以励国人之奋兴云尔。国疆崩丧,积日既久国人视之膜然。不见夫法兰西Alsase-Lorraine耶?“精𨹚所至,金石能开。”诚如斯,中华“七子”之归来其在旦夕乎!

(澳门)

你可知“妈港”不是我的真名姓?……
我离开你的襁褓太久了,母亲!
但是他们掳去的是我的肉体,
你依然保管着我内心的灵魂。
三百年来梦寐不忘的生母啊!
请叫儿的乳名,叫我一声“澳门”!

母亲!我要回来,母亲!

(香港)

我好比凤阙阶前守夜的黄豹,
母亲呀,我身分虽微,地位险要。
如今𤢆恶的海狮扑在我身上,
啖着我的骨肉,嗳着我的脂膏;
母亲呀,我哭泣号啕,呼你不应。
母亲呀,快让我躲入你的怀抱!

母亲!我要回来,母亲!

(台湾)

我们是东海捧出的真珠一串,
琉球是我的群弟我就是台湾
我胸中还氲氤着氏的英魂,
精忠的赤血点染了我的家传。
母亲,酷炎的夏日要晒死我了;
赐我个号令,我还能背城一战。

母亲!我要回来,母亲!

(威海卫)

再让我看守着中华最古的海,
这边岸上原有圣人的丘陵在。
母亲,莫忘了我是防海的健将,
我有一座刘公岛作我的盾牌。
快救我回来呀!时期已经到了。
我背后葬的尽是圣人的遗骸!

母亲!我要回来,母亲!

(广州湾)

东海𥒚州是我的一双管钥,
我是神州后门上的一把铁锁。
你为什么把我借给一个盗贼?
母亲呀,你千万不该抛弃了我!
母亲,让我快回到你的膝前来,
我要紧紧的拥把着你的脚髁。

母亲!我要回来,母亲!

(九龙)

我的胞兄香港在诉他的苦痛,
母亲呀,可记得你的幼女九龙
自从我下嫁给那镇海的魔王,
我何曾有一天不在泪涛汹涌!
母亲,我天天数着归甯的吉日,
我只怕希望要变作一场空梦。

母亲!我要回来,母亲!

(旅顺,大连)

我们是旅顺大连,孪生的兄弟。
我们的命运应该如何的比拟?——

两个强邻将我们来回的蹴蹋,
我们是暴徒脚下的两团烂泥。
母亲,归期到了,快领我们回来。
你不知道儿们如何的想念你!

母亲!我们要回来,母亲!
Copyright caution.svg 本作品的作者1946年逝世,在两岸四地以及新西兰属于公有领域。但1925年发表时,美国对较短期间规则的不接受性使得本作品若1925年到1977年之间发表,在美国仍然足以认为有版权到发表95年以后,年底截止,也就是2021年1月1日美国进入公有领域。若1977年或更早创作,但1978至2002年才出版发表,作品在美国仍认为有版权至少到2047年12月31日。原因通常是1996年1月1日,作品版权在原作地尚未过期进入公有领域。依据维基媒体基金会的有限例外,本站作消极容忍处理,不鼓励但也不反对增加与删改有关内容,除非基金会行动必须回答版权所有者的撤下作品要求。



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0-07-17 21:56,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

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文库(wikisource.org),遵循 维基百科:CC BY-SA 3.0协议

javascript:;

万维文库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,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,您还可以直接访问维基文库官方网站


顶部

如果本页面有数学、化学、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,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